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白日晚 http://www.sjlndx.com/395/39555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当初问这个问题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如今的少女,白晚从梦中浑浑噩噩的醒过来,睁眼便看见光明,闭眼便看见黑暗。

    睁眼闭眼玩了一会儿,白晚才坐起身来。

    “醒了。”

    迟西城听见声音放下手里的书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顺手把放在一旁的水递过去。

    “你怎么在这?”

    白晚接过水,刚刚才醒,她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你做梦了,我听见声音就进来了。”

    “啊,是吗?”白晚最近特别多梦,老是梦到以前的很多事情,太多了,梦境里的事情真真假假,连她自己都不能分出清明来。

    “你梦到什么了,很痛苦?”

    白晚揉了揉脑袋,有些懊恼,她记不清梦见了些什么了,只是知道梦境很痛苦,有很多她忘记了的不愿意去想起的事情。

    “不知道,好像是梦到我姐姐了。”

    白晚靠在床上,看着屋里亮着的那颗晕黄的灯。

    有些昏暗,有些阴冷。

    雁清镇上的人都喜欢用这种晕黄的灯,午夜梦回的时候让人感到朦朦胧胧,和雁清这靠山靠水的地方特别的搭。

    看了一会儿,直到眼睛变得迷茫起来白晚才再迟西城的呼唤下回过神。

    唢呐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风从树梢里穿过传来唰唰的声音。

    “我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白晚扯着一抹笑来,说了这么一句又继续躺下。迟西城站在床头看着白晚躺下去,整个人苍白着一张脸,眉眼里都是疲惫。

    他想问白晚做了些什么梦,只是白晚现在很明显不愿意说他也不好继续去追问。

    只是刚才的白晚是做了噩梦的,在梦里她不断的喊叫,没有人搭理的,抓着床单的手如此的无助。

    白晚,你的过去到底是什么?

    迟西城关了灯也关了门,轻手轻脚的走出去,门刚刚掩上,白晚透亮的眸子在漆黑的夜色里亮起来。

    白晚睡了一整天,下午四五点才起的床,吃了早餐六七点开始出门。

    雁清的天气比林城的好,晴朗傍晚的黄昏格外的好看。

    雁清镇上有条河,正从赵念笑家门口不远处流过,还没有被工业侵占的河流比别的地方透彻,河水蜿蜒从东边来,夕阳从西边落下。

    黄昏的影子落在河面上,水虿、蜉蝣、石蝇和摇蚊在水面上点下涟漪,黄昏便同云天一起酝荡开向着河岸飘去。

    迟西城和白晚走在河边,在城市里很少能看见这样子的景色,太多的人造景观定势了人们的审美,也让人的审美出现疲劳。

    白晚似乎很喜欢这河边的水,好几次都走到水边去,伸出脚来染了水汽,然后在那些还未长成成虫的水生动物上晃,一动就能把他们惊起。

    白晚乐此不疲,一个人玩的尽兴。

    再往前走一走便可以看见架在河上的桥,只不过白晚他们看见了没能上去走一走,黎易从他们的身后叫住了他们。

    “白晚。”

    黎易的声音很平淡,叫着白晚的名字也没什么波动,不过当白晚转过头来时她还是愣了一下。

    “你为什么不来?”

    黎易不止一次的打过电话给白晚,可是都没能见着白晚,今天见着,刚好可以面对面说个清楚。

    “我为什么要来?”

    “她为什么要去。”两个人的声音一起在河岸上响起,水面上的蜉蝣飞也似的逃了,水虿在后面穷追不舍。

    “你们没有一点点心痛吗?”

    这是个极其无聊又无语的问题。黎易看着迟西城和白晚他们,咬着嘴唇:“你们一点都不……不……”不什么呢?不心疼、不懊悔,没有一点责任感和同理心。

    白晚抿着嘴,半瞌了眸子,听着黎易继续她的数落:“她才二十岁!二十岁,多好的年纪,出了这种事情,没有人过问,全部人都当做笑话……”

    大概是迟西城和白晚他们真的太薄情,黎易见他们听了话也没什么反应,自己倒是说不下去了先哭了出来。

    “我知道,这都不关你们的事,可是,一个人死了就真的死了嘛!”

    一个人如果不是死了就真的死了,那还有什么?

    非生即死,哪有不死不活的。

    蜉蝣只知天地一瞬是因为它本身就命短,连四季都没看过,更别说活过天地。

    “我很抱歉,但是我们无能为力。”

    在黎易的咄咄逼人之下白晚无话可说,迟西城拉了白晚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要走。

    “等等。”黎易叫住他们,抹了眼泪,“我有东西给你们。”黎易从兜里拿出一个荷包来,上面绣着朵迎春,黄色的花瓣正在她手里摇摇欲坠。

    只见黎易拿出来的是一枚硬币,一枚白晚曾经找寻过许久,看了无数照片,现在无比眼熟的硬币。

    西城——

    白晚的第一反应是转过头去看迟西城,这种硬币怎么可能那么的多,能在市场上随意的见着。

    迟西城没说话,看着黎易把那枚硬币递在白晚面前:“有个人叫我给你的。”

    硬币捏在手里有点凉,也有点不同。

    “谁?”

    黎易摇头,“可能是白夜,可能不是。”

    “那你怎么得到的?”

    “念笑给我的,她在学校国学社一个老学长那得到的。”

    “那你为什么给我?”

    “念笑说这是别人送她的,叫什么白夜,可是后来我问了,根本没叫什么白夜的,倒是有个叫顾北的人。”黎易拉了荷包收回兜里。“念笑是个很好的人,我找你也不是为了什么事,就是想着多少能给她讨回个公道,但是我发现没用,我的讨回公道不只是d2b道歉赔偿,也不是抓了烦人实施死刑,而是要让她回来,只是,怎么可能。”

    黎易吸了一下鼻子,把眼眶里的眼泪花憋进眼睛里去,笑了笑:“我从高柏瞻那听说你,也说到了白夜,我就想着这个东西了。本来想把你骗来的,只是你没上当,不过,这个还是给你吧。”

    那枚硬币捏在手里格外的冰凉,白晚握了一会儿拿给迟西城,很郑重的说了句:“抱歉,帮不到你。”

    “没关系。”黎易已经收了眼泪:“又不是你的错,念笑是我闺蜜,现在人没了,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只是希望社会对这件事能认真看待引以为戒,最起码让念笑的死有个用处。”

    又说了好些事情,黎易对白晚说:“明天是念笑上山,你们要来吗?”

    雁清镇这边一直实行的都是土葬,人死了之后挖了坑就连着棺木埋在泥土里,厚厚的泥土在地面上堆出个土包,立上一块碑,再插上三两束花祭,一个人的一生也就不过如此。

    “本来可以不用麻烦你们的,只是,徐乐水和费莫在一起了,我不想念笑死了都还没个单纯人来送葬。”

    “我们会来的。”

    第二日的雁清,天气比往日更加晴朗,天空中连片云都没有,迟西城跟白晚跟着队伍的后面,看着白茫茫的人群在山间行走,一路上都是凄惨声色。

    祭拜天地,告问祖先,棺木入土,从黄土中来回黄土中去。

    白晚在人群里看到了徐乐水跟费莫,黎易就站在他们的不远处看着他们。

    也许原本还恨得牙痒痒,现在倒是无所谓了。

    刚回到住处,迟西城就跟白晚要了那枚硬币。

    “你拿来做什么?”虽然问着,但是白晚还是拿了出来,从手心里捂着等迟西城回答。

    她本来以为这硬币没什么用,从始至终指的也不是什么线索和地名,而是迟西城她这个人,如今又多了一枚,山回路转又到了她的手里。要是说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也不太可能。

    “确认一件事情。”

    白晚把硬币递给迟西城,硬币带着手温的余热,放在迟西城的手里,迟西城觉得有几分烫手。拿起来就翻了个面,看着那几片凌乱的芦苇笑了。

    “果然是他。”

    “谁?”

    迟西城把翻过来的页面对着白晚,白晚一眼就看到上面凌乱的芦苇已经不像以前那枚硬币一样,而是已经换了个排序,凌乱还是凌乱,只不过是其他的字眼了。

    “北——?北?”硬币上面就只有一个字。

    “顾北。”迟西城把硬币收了揣回兜里。“老同学了。”

    “顾北?谁?”

    迟西城没回答白晚的话,笑得冁然,“你去睡觉吧,明天还有事。”说完就自己回了外间,先一步关了灯。

    白晚看着外面关上的灯再转过头去看窗户外的夜色,黑夜已经被月色化开,水光月色之间尽是树影绰绰,摇曳着身子落在窗柩上。

    白日里睡得多了,闭了半天眼睛也没有睡着,索性就直接抱着被子坐起来。

    刚才的事情她还是很在意,关于姐姐的新线索现在就在迟西城的手里,他还是跟往常一样什么都不说。白晚现在有了更多的顾忌,她不想溜出去向黎易问明白,也不想直接问迟西城关于顾北悸的事情。

    白晚盯着落在地上的月影,她明白,只要迟西城不说,她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白晚熬了大半夜都没睡,看着月影从窗户外溜进来又钻了出去,听着夜从寂静开始响亮起来。

    早上最好听一切声音。白晚住的楼层不算高,三楼,开的窗户正对着田野,虫鸣从晚上开始,破晓时便销声匿迹,人声从破晓开始,日上半空便更加喧哗。

    迟西城今天睡得挺好,等外面传来吵闹声他才慢悠悠的醒过来。先往屋里看了一眼,房门关着,白晚还没起。

    心里犯了个嘀咕,白天睡了那么多晚上还能睡也真是厉害。

    洗漱完去敲门,连着敲了几声也没人应,上次的事迟西城心里还有阴影,这次直接二话不说就开了门进去——屋里没人。

    白晚…

    心脏漏跳了一拍。

    迟西城正转身要去寻人,白晚就在他身后抬着眸子疑惑的看着他。

    “你去哪儿了?”

    “没去哪儿……怎么了?”

    白晚扯回被迟西城拉着的手,一脸不解:“怎么了吗?”

    “没有。”迟西城叹气,“你起那么早做什么?”

    “我没睡。”

    “好吧好吧,今天过了我们明天就回林城。”迟西城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回林城去,指不定在什么犄角旮旯就把白晚弄丢了,到时候他跟谁要交代?

    “哦。”被迟西城莫名其妙问了一遭,白晚倒是很乖的跟着迟西城的身后,然后逮着时间就问顾北的事。

    这个名字实在是让她太在意了,太还是无法忽视关于白夜的信息在她面前飘来飘去不抓着。

    就在白晚跟着迟西城转了三两圈,迟西城接了个电话之后,迟西城终于停了下来,看着自己身后这条尾巴,说道:“你要不在这多待两天?”

    白晚等着迟西城说后面的话。“我有点事要处理,你跟林湾书一起回去,我叫孟子来车站接你们。”

    “好。”白晚点了头:“那顾……”

    “我不能告诉你。”白晚的话还没说完迟西城就在嘴边竖了根手指,“不只是我的意思。”说完转身就走了。

    白晚:……

    迟西城果然说到做到,到了晚上才见着他人,两手空空的从外面回来,身上还带着露水。白晚看着迟西城走进来,瞧着他裤腿边上的水迹,张口:“你去约会了?”

    迟西城正在喝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鼓着腮帮子好不容易把水咽了下去,三两步跨到白晚面前,顺手就往她脑袋上一敲。

    “你这小脑袋瓜子你想什么呢!”说完顺手又在白晚头上薅了一把。他最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管不住自己的爪子就一个劲的白晚头上招呼。

    “你出去了呀。”白晚拍开迟西城的手,伸手把自己的头发理好,“你不是说你要出去吗?是去见人了?”

    白晚的问题特别多,迟西城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下一个问题就跟着出来了。“谁呢?顾北悸?”迟西城不说话。

    “那林湾书?”迟西城摇头。

    “总不会是你心上人吧!”

    迟西城无奈,笑着摇头:“白晚,你一天天的都想些什么呢?”

    “我姐姐啊。”

    迟西城:“……”他以前怎么没觉得白晚那么……那么那么的……算了,他连个词汇都找不出来形容。

    “你今天没出去?”

    白晚摇头,她今天一整天都待在房间里,从白日待到黑夜,趴在窗子上听窗外的田野上响起蝉叫虫鸣,看河道上亮起一盏盏花灯。

    “我等你。”白晚低着手指玩指头,“我不知道你是出去约会了……”迟西城看着白晚都快把自己的手指头缠起来了,再次叹了一口气,眼前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有去约会,我是去正经说事情。”

    白晚还在对指头,迟西城早就发现了,白晚在有些情感方面比别人敏感,包括在云南那件事情之后还要求去看望韩雪,包括赵念笑遇见事之后生出的同理心,包括黎易对她质问时的郑重道歉。

    白晚在这些方面,太敏感了。别人的情绪能对她能产生特别大的影响。

    但是在另外的方面,她真的似乎很淡漠。自己在她脑袋上薅了那么久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今天还问出个无头无尾的问题。

    情感共鸣和情感缺失,两种东西一并在她身上出现了。

    “今天是中元节你知道吗?”

    白晚点头。

    “那你怎么不出去玩?”

    “万鬼齐出,万人同悲,有什么好玩的。”白晚终于抬起头来了,眸子透亮的看着迟西城,“他们在放花灯。”

    “你没放过?”

    雁清靠着山水,这里的人对河流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他们坚信人死之后就会顺着家乡的河前往忘川。

    据说忘川河边长满了鲜红的花,都是人血染出来的颜色。在忘川河边生长着千年不谢,就像他们放河灯那样希望千年不灭,能为那些死去的亡灵照亮来去的路。

    迟西城带着白晚到了雁清这边的水域,很多人都出来了,河面上已经亮起了很多盏花灯,远远近近、闪闪烁烁。

    白晚在这种人来人往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不适应,平时只有她一个人还好,现在她正拿着一盏花灯看着那些人手足无措。

    “怎么了?”迟西城一转身就看见白晚还站在原处。

    “没有。”白晚把手里的花灯点燃,默默的把写了愿望的纸条塞进河灯里,蹲在水边放了下去,用手舀着水把它推远。

    迟西城也放了一个,而后就看着认真舀着水的白晚,“许了什么愿望?”

    白晚抬头,“不是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迟西城:“……”好像是有这个说法,不过他是向来不在意。“谁告诉你的?愿望要说出来才能有人帮你实现。”说得是一本正经、童叟无欺。

    “我许,姐姐安好,早日归家。”

    正是迟迟白|日|晚,缓缓故人归。

    夜风从河面吹来,把那些河灯全都吹向了河边,挨着河沿像极了通向忘川河的灯,河里全是些死去人的魂灵,他们人世不可回,却也有个归宿。

    “你呢?”白晚一直看着自己的河灯,看着它在水面上四处摇晃,看着它被风吹到河边来。

    “我?”迟西城失笑:“我没什么愿望。”

    “你骗我,你是不说。”白晚一句话就戳在迟西城的心房上。

    “哪有。”

    迟西城看着身旁的人笑。

    要许什么久远的愿望,天上月和眼前人就很好。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木得的小说白日晚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白日晚最新章节白日晚全文阅读白日晚5200白日晚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木得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