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一品女状元 http://www.sjlndx.com/395/39555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晚书出了考场,到了三人约定的地方,远远的便看到陆宁等在那了。

    “梁兄答得如何?”陆宁一见面就问道。

    晚书摇摇头,面露苦涩,又反问陆宁考得如何?

    陆宁也摇摇头,表示没答好,“不知王兄答得如何?他可是我们三人中最放松的一位。”

    说话间,王臻也来了,果然都是一见面便问考试之事。

    看着晚书和陆宁脸色不对,王臻也没敢信心十足的说自己答得不错,只说一切皆等结果出来。

    晚书看他神色如常,一脸轻松,想来是没问题了。可惜了自己费那么大周折,却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三人拿上自己的官籍,签完字便到书院的后山凉亭去了。那有给考试学子准备了糕点、茶果之类的吃食。

    现在已过了午时,好多学子还留下等着看榜,有些觉得没希望的考完就直接离开书院了。

    陆宁和晚书虽没有信心,可是看王臻是必定上得了榜的,索性一并等着看看,万一自己也上榜了呢。

    晚书本来饿极,这会咀嚼着糕点却只觉得索然无味,夫子的叹息声和一脸无奈的表情始终回荡在脑海里。

    “梁兄也别太着急了,这不还没放榜吗?左右也不过两个时辰就知晓结果了。还是先垫垫肚子,免得一会结果没出来,人先饿晕了。”王臻看晚书一脸忧心,忍不住劝道。

    “是呀,你看我也答得不好,还不是照样吃、照样喝。大不了明年咱们再来。”陆宁也跟着劝道。

    晚书心想,自己时间宝贵,一年时间多生变故,万一还没等她见到程实,便被程实发现派人害了呢。

    “我自问答得不错,有理有据,可就是想不明白监考夫子那个眼神的意思?”晚书想了想憋不住,把自己所答说了出来,还有当时的情况。

    “梁兄,你莫不是在诓我。你所答的可比我妙多了,你这文章要是不上榜,那恐怕今日也没几人上得了榜了。”晚书话音刚落,王臻便惊讶的开口道。

    本来只将心中的苦闷倾诉出来,谁曾想却得到了王臻和陆宁的肯定。

    王臻一惊一乍,引得旁边落座的人纷纷朝三人这边看了过来。

    还有几人上前打听三人答得如何,晚书又照实说了一遍,众人连连称赞。可待晚书又说了夫子那事,众人便脸色暗了。

    其中一个庆州来的学子还说道:“听说今年严格,想不到要求今竟这般高,听说昨日上榜的只有三人。”

    “三人?”晚书被吓了一跳,这每日考试的都有五六十人,竟只有三人上了榜,看来长亭书院的招生制度果然名不虚传。

    “是呀,昨日试题偏,考了‘学’字,也不知今日这‘问’能进几个?”那学子依然在说。

    原本一脸轻松的王臻听了这些话后,心里也开始慌了,梁兄如此好的文章都被夫子否决了,那自己岂不是更没希望了。

    一时间,三三五五的人群都在谈论着今日的答卷,焦急的等待也慢慢变得更加的紧张。

    到了未时末,贴榜的地方早已站满了人,可却迟迟不见书院有人来。晚书刚刚被众人一番赞誉,心里舒服多了,这会能平静的对待结果了。

    又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才看到斋长和几位学长拿了涓帛往这方走来。

    “今日有几人上榜?”

    “有没有苏渝?”

    人群再次蜂拥而出,赶着上前跟斋长打探消息,可惜都无甚回应。

    “大家不要挤,不要着急,很快就颁布结果了。”斋长越过重重围堵,高高举起手中的涓帛喊道。

    晚书也期待着结果,目光紧紧锁住斋长的手,那可是关乎到自己未来命运的东西。

    只是那人怎么有点眼熟,那不是前几日在新琅镇招生为首的学长吗?

    眼看着他也往自己这边看来,晚书赶紧低下头,虽说自己现在穿着男装,可是还是会有些心虚。

    “梁晚书、丁子乙、刘友、王臻、陆宁、秦羽,请这几人站前面来。”晚书正想着要不要躲一躲,就听到斋长的声音在人群中想起。

    “梁兄,王兄,我们都上榜了。”陆宁高兴的按着晚书的肩膀摇晃,高声呼道。

    王臻则比较清醒些,招呼着二人往前走去,晚书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任由王臻推搡着站住了。

    “经过山长和众位夫子层层筛选,你们六位是今日上榜之人,切记往后勿骄勿躁,专心向学。”斋长将手中的涓帛递给一旁的学子去粘贴,自己则对六位说着。

    “其他人也切勿气馁,明年书院的大门依然向你们开放。好好回去再努力努力,本斋代表书院欢迎你们明年的到来。”斋长继续稳稳的说着,也不理会下边人的议论。

    “都第三年了,唉”

    “明年再来吧。”

    一阵阵失落声、叹气声渐渐走远,还有些人不舍的回头看着这边。有几个不相信的还在榜上找着自己的名字,确定没有后才失望离开。

    “梁晚书?”待人群离去后,剩下的六人又再次被点了名。

    斋长走到晚书面前喊道,晚书条件反射的回了声:“到。”

    瞬间所有目光聚了过来,就连王臻和陆宁也不解的看着晚书,替他担忧。

    气氛有些怪异,晚书反应过来赶紧回道:“有。”

    斋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核对下一个。

    待所有人都对号入座后,斋长又再次说道:“切记九月初一在枫亭院报道,不可迟到。”

    众人齐声答“是”,便与斋长告辞走了。

    晚书与王臻、陆宁也准备下山,还没走,就听到那学长急急喊道:“梁晚书,我们是不是在那见过?”

    “您是?”晚书假意问道,装作不识。

    “我是这书院的学子,比你们早一年入学,我总感觉在哪儿见过你?”那学长边说边上下打量了晚书一遍。

    “哦,是学长啊,晚书失礼了。晚书不曾见过学长,莫不是学长记错了?”晚书淡定的回应着。

    “哦,那是我记错了,你们走好,九月初一见。”说完,便追着斋长的脚步去了。

    一起的几个学子都转头看过来,还以为晚书第一名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待听清二人对话后,才放心离去。

    “梁兄,你今日可真让我大开眼界。非说答得不好,你看这不是第一了吗?”陆宁心情好,说话也有些没遮没拦,打趣道。

    “唉,都怪那夫子,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答卷,我也不知道结果如何,只能察夫子眼观夫子色了。”

    “是呀,你今日那番话,也着实吓到我了。今日若是落了榜,进不了书院,如何回家面亲?”王臻也侃侃说道。

    “还好我们之前的担忧都是多余的,这下如愿了,王兄家里也可放心了。陆兄,这回回家你娘子该好好犒劳你一番了。”

    “是呀,说到回家。我是明日一早便打算回了,这一来一回路上得耽搁十来天,可万万不能勿了报道时间。”王臻一拍脑袋,算着时间说道。

    “现下已经八月初七了,我也要早些打算,今日天晚了,明日王兄我和你一块走吧,赶得快些还能陪家里过了中秋节。”陆宁也收敛喜悦,正色道。

    “那梁兄,你怎样?”王臻问道。

    “我一无父母,二无兄长,就在这徐州住下了,等两位兄台报喜回来,再一并入学。”晚书想了想说道。

    其实她很想去苏州玩玩的,在现代就一直想去,可是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去成。现在得空了,手头却没了银两。

    想起那首歌“我想去桂林,有时间的时候没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真的是很应景了。

    “梁兄,实在抱歉,往后我二人便是你的兄长,你的亲人。”听了晚书的话,陆宁赶紧道歉。

    “无妨无妨,两位兄台一路颠簸,山高水长,要顾好自身安危。”晚书淡然一笑,说道。

    不知不觉就出了书院了,晚书看天色还早,便打算去探探先前他俩说的那条小路,再下山。

    二人也由着她,便在书院门口告辞分开了。

    晚书其实是没钱了,再坐一回马车,还得花费七文钱,自己只剩这十六文钱应急钱了,可不能再给浪费了。

    明日,是要找个地方打工去了,晚书想着就往左边拐进去了。

    晚书他们是最后离开书院的,这小道上一个人也没有,越往里走路越窄挤,两边枝繁叶茂将太阳给挡住了,只星星点点的映射下来几丝光线。

    晚书看着眼前望不到头的头,心里有些发毛,踌躇着要不要返回去走大路。这会他们应该都下山了,走大路应该也遇不上了。

    万一马车中途坏了,或者歇息,遇上了岂不尴尬,还是算了。今日先找好路,往后出行也方便。

    边想着脚步也边往前走着,可是前面四条路该怎么走?哪个方向才是到徐州的?

    不会有劫匪吧?自己这小身板,今日还饭都没吃呢,想跑都跑不远。

    臆想占据得了第一名的喜悦之前,晚书满脑子都是下面怎么办?

    她观察了下前面十字路口的羊肠小道,选择了一条看似还行的路,往前走了。

    夕阳西下,晚书还是看不到路的尽头,不是说半个时辰就到了吗?自己都快走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到?

    晚书绝望的往回走,走到刚刚的十字路口又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醉竹流风的小说一品女状元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一品女状元最新章节一品女状元全文阅读一品女状元5200一品女状元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醉竹流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