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青春侦探团 http://www.sjlndx.com/371/37145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汪月砂没头没尾地说完这句话后,又像个没事人似的走了,我现在怀疑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神经病,回过身叫住她

    “喂,你是说罗伊死了的事情吗?你该不会想说,真的是我妨死他的吧。”

    汪月砂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对我说

    “不,不是那么低劣的词语,这是你与生俱来的禀赋,你会召唤出人类内心最原始的恶魔,那不是错,而是在帮助别人赎罪。”

    “疯子,疯子!”我连连摇头,现在的我甚至感觉汪月砂十分可怜,转身就要走,可是汪月砂却反过来叫住了我

    “我今天为你卜了一签。”

    对于她这种封建迷信的无稽之谈,我根本不愿意去听,丝毫不停下脚步地走开了,可是身后的汪月砂却提高了嗓音喊道

    “凶星退去吉星临,喜事重重称尔心,处处春风添柳色,时来铁也变成金,大吉,大吉,你会扬名立万,耀武扬威的。”

    我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说道

    “听不懂,听不懂!”

    心里暗骂了一句“神经病!”

    回到旅馆后,我敲了敲房门,给我开门的是张可新,我们俩目光相对那一刻,两人都十分尴尬,急忙躲闪,张可新一声不吭地转身回到屋里。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张可新这么快就回来了,他已经找到柯诃子的不在场证明了?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我听到了里面的声音,我猜应该是郭宏义在里面,不知道苏永去哪里了,此时房间内只有我和张可新,我们俩躺在床上,也不和对方说话,这个场景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只是气氛更加尴尬了。

    我时不时地看着洗手间,希望郭宏义快点出来,打破这尴尬的局面,过了两分钟吧,张可新咳嗽了一下问道

    “哥们,抽烟么?”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问我的问题,就连语气都一模一样,看来他此刻的感觉和我一样,我也学着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回答道

    “哦?来一根也行,你有吗?”

    张可新坐起身来说

    “有有有。”说着就递给了我一根烟,我哈哈一笑

    “这回没抽完啊?”

    张可新给我点上烟后也是一笑,说道

    “也不能每次都那么逗你啊。”

    我吸了一口烟后,看着张可新的样子,哈哈笑了笑,张可新也看着我笑了笑,我们这就算是和好了,男人之间的友情确实很纯粹,很简单,吵一架很快就不记仇了,甚至连对不起都不用说,因为好兄弟之间,谁对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兄弟。

    此时郭宏义也从洗手间出来了,看到我和张可新笑逐言开,就知道我们俩重归于好了,笑呵呵坐在我身边说

    “对嘛,兄弟之间哪有隔夜仇啊,再说又不是什么原则问题。”

    我不怎么想再继续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话锋一转问道

    “你们两个调查的结果如何了?”

    张可新一听,难掩失落地表情说道

    “别提了,我走了一路也没问到谁在昨晚看到了柯诃子。”

    我拍了拍张可新的肩膀安慰道

    “这也正常,毕竟那么晚了,路上基本没有人的。”我又转过头问郭宏义

    “郭哥,你呢?”

    郭宏义老脸一红地说道

    “我更惨,我哪会套取情报啊,跟人说话我都脸红,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

    看来进展的都十分不顺利啊,我们三人陷入了沉思,郭宏义问道

    “阳儿,你那边怎么样了?密室的手法解开了吗?”

    我会想着刚刚猜测的手法,摇了摇头说

    “隐约有了些想法,不过还差一个很关键的地方,但是我现在感觉重点不在于密室的手法,而是凶手到底是谁。”

    紧接着我又把胡警官教给我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说给他们听,他们也感觉很有道理,张可新问道

    “那凶手是谁,你有想法了吗?”

    我整个人往后一仰,无奈地说道

    “完全没有头绪啊,想要知道凶手是谁,首先要知道谁跟死者有利害关系,然后再找出谁有可疑的地方,才能筛选出凶手是谁啊,现在我一点情报都没有啊。”

    郭宏义撇了下嘴,尴尬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这事赖我了。”

    张可新主动揽责说道

    “郭哥别这么说,这本来应该是我的工作…”

    “好吧!”我起身说道

    “那我们还是各司其职,可新去打听一下罗伊到底跟谁有仇。”

    虽然仍有些不情愿,但张可新还是点了点头说

    “嗯,抓到凶手,也能证明柯诃子的清白。”

    我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为了能让他全身心地去获取情报,我转过头对郭宏义说

    “郭哥,你也去做你最擅长的事吧。”

    郭宏义多聪明啊,一下就明白了我的心思,看着张可新,推了推眼镜说

    “可新,我会沿路去寻找柯诃子没有说谎的证据,你就放心去完成你的工作吧。”

    张可新眼神闪过了一丝感激,不过还是很冷静地说道

    “郭哥,你的能力,不是用来做这个的吧…”

    郭宏义哈哈一笑说

    “那个房间早就被胡警官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地调查过了,不可能还有没被发现的线索,既然如此,我不如做好辅助工作,让你们更安心地去破案。”

    说完,拿着外套大方地走了,张可新连忙嘱咐了一句

    “郭哥,外面冷,把扣系上。”

    我看了一眼张可新,不解地问道

    “你还坐在这干什么?”

    张可新也看了我一眼,反问道

    “那你坐在这干什么?”

    我摊开双手说

    “我当然要留在这里安静地思考问题了,难道要我像你们一样出去挨冻吗?我这塑料体格,冻坏了你赔啊?”

    “哼!”张可新翻了个白眼,也拿着外套出去了,此时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安静极了,正当我以为可以思考的时候,苏永回来了。

    “哎?阳哥,我刚才在门口看到可新了,他怎么又出去了?”

    我现在满脑子里都在想那个案情,似乎自己知道了很多,但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

    “啊,他出去有点事。”

    “阳哥,我刚才买水果的时候听说,今天不是圣诞节么,晚上西区那边会有一个乐队演出。”

    “哦哦,永哥,你先别说话,我先想点事情。”

    “行,你慢慢想,咱们晚上一起去看呗?听说是学生自建的重金属乐队,我最喜欢这种…”

    “你给我闭嘴!”面对苏永的滔滔不绝,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命令道

    “你,现在给我去床上躺着,闭紧嘴巴,用鼻子呼吸,要不我把你膝盖挖出来给你熬汤喝。”

    苏永知道,我虽然不至于真的把他的膝盖挖出来,但是如果真的把我惹毛了,他肯定没好果子吃,灰溜溜地躺在床上,一声不吭。

    我现在的思考重点不在于密室的手法,而是密室的目的

    “以前张帆给我看过一本书,里面详尽地阐述了凶手密室的目的:

    1将他杀伪装成自杀或意外。

    2让警方怀疑有可能出入密室的人,或是与被害人一同身处密室的人。

    3妨碍警方查明自己犯下的罪行。

    4延迟尸体被发现的时间。

    5让警方误以为密室就是案发现场。

    6想到了将案发现场变为密室的点子,便想动手尝试一下。

    7为了隐藏真正的密室。

    8在制造密室的过程中进行的某种行为,才是凶手的真正目的。

    一条一条来分析吧,首先前两条可以排除,明显是他杀,不存在伪装自杀的可能、密室里只有死者,所以不存在栽赃嫁祸的可能;第三点,说白了就是如果警方破解不了谜题,就无法找到凶手,这一点似乎有些可能;第四点不现实,陈尸在留学生公寓,没多久就会被发现的;第五点,罗伊的房间绝对是案发现场,这是毫无疑问的;第六点,为了炫技?不可能会有这么无聊的人吧;第七点简单来说,就是死者真的是自杀,却装成被人杀害,栽赃嫁祸,可是一般这样自杀者会留下很容易破解的密室手法,和更明显证据,如当初杜若陷害吴桐的案子,可是这个案子明显不是那样的;第八点,意思是,在制造密室过程中的某个行为才是凶手真正的目的,比如说凶手杀人的目的是把罗伊的衣架挪到窗边,可是如果单纯的把衣架挪过去会让人怀疑,所以用制造密室来掩饰,但是道理和第七点一样,如果是这个目的,一定会使用更简单的密室才对。这么想来,唯一的可能就是第三条了,也就是利用这个手法来保护自己吗?”

    想到这,我几乎让自己给蠢哭了,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说

    “怎么又回来了?到头来还是要先破解密室手法吗?”

    我痛苦地抓着头发苦思冥想到底要从哪个角度去寻找凶手

    “动机?要靠张可新的情报了;线索?唯一的线索就是k,凶手擦干净了凶器上的指纹,而且公寓里也没有监控,找不到其他有效的线索;手法?凶手到底是怎么让绳子和钥匙分离的?还是说我根本就想错了手法?”

    我又一次有了给张帆拨打电话的冲动,那种感觉就像做练习册遇到难题想要去翻答案,这么做虽然很快能解开这道题,却失去了征服难题的成就感,我强压着这种冲动,闭上双眼,躺在床上不停地劝解自己

    “不能作弊,不能作弊…”

    念着念着,我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段嘈杂声吵醒了,我慢慢睁开了眼睛,此时郭宏义和张可新已经回来了,似乎在讨论着什么,苏永见我醒了,嚼着苹果说道

    “你终于醒了啊,这呼噜打的,跟放炮似的,还以为你不行了呢。”

    我打了个哈欠,起身到洗手间洗了个脸,精神后坐到了张可新和郭宏义的身边问道

    “你俩都回来了啊,几点了?”

    郭宏义看了看手表,说道

    “我俩也刚回来,吵醒你了啊,已经4点半了。”

    我敲了敲脑袋说

    “我竟然睡了一下午啊,对了,你们俩出去了这么久,调查的怎么样了?”

    张可新笑了笑替郭宏义回答道

    “找证据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靠郭哥才行。”

    张可新这么说,言外之意就是郭宏义真的找到了昨晚看到柯诃子的人了,我有些意外地问道

    “郭哥真的找到了?”

    郭宏义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

    “算是一点小聪明吧,那么晚了路上几乎没有人了,所以我就想看看有没有什么24小时的监控录像会录到柯诃子的身影。”

    “结果呢?”

    “我沿着路线,注意到一家银行,我请求胡警官帮忙才看到了他们昨晚的录像,柯诃子确实在她们的门前经过了两次,分别是2:50和3:05,一来一回。”

    这两个时间也是完美地错过了三点左右的案发时间,怀疑地问道

    “如果步行,从留学生公寓到那家银行需要多久?”

    “15分钟吧,距离不算近,所以如果柯诃子能够在这两个时间点出现两次,那她3点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在留学生公寓的。”

    我看了一眼张可新,略带不好意思地说

    “可新,不好意思啊,看来之前是我太冲动了。”

    张可新大方地摇了摇头说

    “现在真相大白了,更好。”

    “那么,可新你那边又怎么样呢?”

    张可新这次得到的情报,已经不能仅仅用收获良多来形容了,简直为我打开了另一扇大门,让我对这所“北方女儿国”有了新的认识。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木行恕的小说青春侦探团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青春侦探团最新章节青春侦探团全文阅读青春侦探团5200青春侦探团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木行恕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