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子夜鸮 http://www.sjlndx.com/350/35082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叮——”

    <小抄纸>:徽章扫描完毕, 符合许愿屋开放要求。

    一条提示,卷走了13枚徽章,连同隐藏物品栏,一并从五伙伴的文具盒里消失。

    耳内戏谑声, 紧随而至——

    13/23被强制遗忘带来的那种空落落感,还在心头笼罩不去,新提示又衔接紧密得不给人半点思考时间, 以至于过了好一会儿, 徐望才意识到, 真到这里了。

    抬起眼, 湖蓝色的门像一片如洗碧空。

    他没有愿望想带去后十关,他只想关闭鸮。心心念念多时,犹犹豫豫多时,真到门前了,他竟然一秒纠结都不再有, 笃定得让他自己都诧异。

    站在门前的吴笙,回过头来, 仿佛感觉到了他的目光, 和心情。

    徐望下决心似的, 长长吐出一口气, 给了他一个顽皮的笑。

    吴笙看着他, 怎么看都看不够, 眼里含着光,那种你要月亮我给你摘、你要星星我给你网的光。他嘴唇微动,两个无声但清晰的字:陪你。

    你要离开,我陪你,你要关闭,我陪你,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哪怕横冲直撞往前去,有我呢。

    徐望心里生出热气,一直蔓延到眼底。

    “受不了了,你俩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说?”钱艾盘腿坐在地毯上,皱眉瞪眼,满面不耐,像个怒罗汉。

    “啊?说什么?”他和吴笙的事儿,还用说?就差没穿情侣装了!

    徐队长的一脸状况外,让钱艾更来气了:“你俩不是想关闭前13关吗!这许愿门都快开了,还准备瞒着我们?”

    况金鑫和池映雪没说话,但也自动自觉和钱艾一个坐姿,立场已然分明。

    徐望的确不止一次和吴笙聊过,想关闭前13关,但没人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他自己心里都没底,怎么和队友提?而且樊先生说过,许愿屋里的选择,是各自独立的,他可以选择关闭,队友也可以选择离开,他不想让队友为自己的任性买单。

    不过眼下的问题是,这风声怎么透出去的?

    徐望第一个去看吴笙,带着凌厉眼风。

    吴军师睁着懵懂双眼,每一根头发丝都写着“冤”。

    “说话啊,”钱艾看不来这个眼波流转,等不及地催,“都这时候了,还真打算一瞒到底,就你俩去当喋血双雄?”

    徐望不猜了,索性直接问:“你怎么知道的?”

    钱艾本来站着气势高地,被这一问,蓦地心虚了一下,只能出卖队友了。朝况金鑫一转头:“他告诉我的。”

    徐望刷地看况金鑫。

    况同学措手不及,立即朝池映雪一转头:“他偷听的。”

    徐望目光唰唰唰地再射池映雪。

    池映雪也学着前辈们一转头……没人了。

    “嗯,我偷听的。”

    徐望、吴笙:“……”

    接下来的时间里,再没人说话。

    直到十三分钟过去,湖蓝色大门缓缓开启,钱艾拉过况金鑫和池映雪,一手搂一个,代表队友团,给这事儿落锤定音:“九九八十一难都一起过了,最后要取真经,把我们仨甩了,想得美!”

    宇宙,星空,极静,极美。

    谁也没想到,湖蓝色的大门背后,竟是这样的地方。五人像进了浩瀚宇宙,如一粒尘埃,漂浮在这无边无际的星群之中。

    耳内的声音,仿佛来自这片宇宙深处。

    徐望上前两步,回头。

    吴笙笑着点头。

    况金鑫握拳鼓励。

    钱艾不断扬下巴催促。

    池映雪向上吹了口仙气儿。

    收回目光,直视前方,徐望的声音明朗而坚定:“我要和鸮对话,我要和鸮对话,我要和鸮对话——”

    “宇宙”忽然颤动,漫天流星划过,拖着火光尾巴将静谧的美好烧毁殆尽。

    待五人重新站稳,视野恢复清明,触目所及,哪里还有浩瀚星河。

    只一个四面墙的密室,像空屋,像牢房。

    一面墙上缓缓出现影像,先是一个猫头鹰头,然后慢慢消失,浮现出两个选择框。

    1关闭1/23-13/23。

    2提前离开,永不再入。

    没有“叮”,没有耳内提示音,连墙上投影都不甚清晰,这一环节简陋得都不像鸮了。

    可越这样,越让人觉出这里和别处的不同。

    这里本来就不属于鸮,或者说,不属于现在这个修复完善的鸮。它属于那个只在bug缝隙中寻得短暂自由的鸮,这个粗糙的选择小屋,已倾尽了它全部能量。

    可还是没挡住侵蚀,让鸮内自带的强大修复力,硬生生插入了选项2。

    没人说话。

    一只手覆上选项1,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手心盖着手背,五个人,一条心。

    墙上影像模糊起来,像老电视被干扰了信号,而后,忽地消失。

    密室重归寂静。

    但很快,空气中就出现一个微弱声音,带着似曾相识的电流音。

    徐望猛地一激灵:“就是这个声音,十年前和我说话的,就是这个声音!”

    顾不上震惊,吴笙忙不迭问:“怎么才能关闭鸮?”

    “那怎么才能关闭前十三关?”钱艾好奇死了,也急死了,“您老能不能把语音调一下八倍速?”

    吴笙:“鸮玉?”

    像是回答他,墙壁上缓缓浮现一块紫色透明水晶板。五伙伴瞪大眼睛,这东西他们可绝对不是第一次见。

    钱艾:“这不是汪汪在飞行棋那关里刨出来的玩意儿吗!”

    “同一晚?”况金鑫脱口而出,马上又闭嘴,但心里全是问号,别说他们现在成绩定在13/23不能动,就是其他关卡真对他们开放了,他们也顶多兵分五路。

    “我们只有五个人啊,”钱艾也发现了问题,“还是说,你能让我们随时在每一关来去自如?”

    钱艾:“……”

    “同一晚的意思,是0:00-5:00之间吗?必须在同一晚的这个时间段内,找出全部十三关的鸮玉,然后敲碎?”吴笙问得更精确。

    五伙伴愣住,继而恍然大悟。难怪小三花弄碎水晶板之后,隔天他们就进不去飞行棋那关了,因为通路被切断了,要靠其他关卡的能量来恢复。

    这就像一个并联电路,一条线断了不怕,其他线路照样有电,想彻底停电,就要扯断所有线路。

    而且他们只能快,慢一点,鸮就满状态复活了。

    这种自我修复功能太可怕。

    徐望刚要问这个,发现鸮主动说了,立刻竖起耳朵。

    其他伙伴也不自觉屏息静听,心里都明白,这是重中之重,要是没地图没坐标没提示,别说一晚上,一百晚上他们都不见得能找出一块鸮玉。

    电流音毫无预警大起来。

    这正是紧要关头,急得五人双拳握紧,又不知道往哪儿使劲。

    墙壁上浮现出十三张极模糊的地图,就像没真正打开的缩略图,分辨率那叫一个低,五人盯得眼睛都要瞎了,一张也没看清。

    “你到底想不想让我们帮你啊!”钱艾急了,“你这图拿显微镜都……”

    吴笙拦住他:“不对,有问题。”

    鸮还在重复那个“在……”,在嘈杂电流音的掩盖下,像卡顿了的电脑。

    “它在被干扰。”吴笙紧盯墙壁,看着上面的十三张地图,刚要清晰一点,又倏地缩回原样,“被真正的鸮。”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可伙伴们都懂。

    刚才和他们对话的鸮,更像是分离出来的一小团独立意识,藏在选项1里,蛰伏着,等待着。而真正的鸮,早在十年前修复完毕,运行到如今。

    后者既然能在前者里插入选项2,那再干扰一下选项1,好像也不是难事。

    但挑的这个时候真是太让人火大了,他们还没看清地图,还有一肚子注意事项想问呢!

    “嘶……”手臂忽然灼烧一样疼,徐望倒吸口冷气。

    一道光影从他手臂中飞出,落在墙根:“吱——”

    灼烧感消失了。

    光影散尽,小三花歪头看着他们。

    “汪汪……”徐望轻唤出声。

    小三花抬爪子洗洗脸,又软绵绵叫了一声:“吱……”

    这一声,竟带了点留恋意味。

    电流音慢慢变浅,鸮的声音重新清晰,墙上的地图也开始分明,小三花的身体,却越来越透明。

    地图彻底明朗,小三花最后剩下的淡淡轮廓,也消失了。

    这是当年的鸮,用自己的能量给他的,现在,它又把能量收回去了,去抵抗修复力的侵蚀。

    徐望想得通,可挡不住心里微微的酸。他不常叫汪汪出来,就怕太频繁了,影响小家伙的寿命。他知道这个想法有点可笑,但每次看到文具盒里的图标,心里都会暖一下。它一直陪着他们,他知道。

    许是小三花提供了足够的能量,鸮没再发生波动。吴笙将所有地图看一遍,记在心里,另外四伙伴3-3-3-4,将地图瓜分,各自记忆第二遍,双保险。

    都记完了,地图还在。

    “那个,我们记住了。”徐望试探性地出声。

    墙壁影像缓缓消失。

    徐望莫名松口气,鸮还在:“我再多问一句,如果前十三关关闭了,后十关会怎么样?”

    “但是后十关的人不会再增加了,因为我们把源头切断了,对吗?”

    “关卡里的那些人呢?我是说生活在关卡里的那些人。”徐望知道他们或许只是一堆能量,或者数据,可当他们和真人像到了极点,真假,已经分不清了。

    五伙伴互相看一眼,这是什么意思?

    鸮的语调并没有变化,可莫名就让人觉得悲伤。

    “如果,我是说如果,”徐望咽了一下口水,“我们失败了呢?”

    “啥?”钱艾后脊梁一阵凉,“出不去了?一辈子都在鸮里了?”

    钱艾松口气,那好像还是可以商量的,就当一辈子没通关呗,每天晚上报道一下……靠,他忽然一个冷颤,自己让鸮折磨得都快没脾气没底线了!

    不能失败,必须成功!

    似乎真的到了尽头,鸮再没给他们说话机会,一阵晕眩袭来。

    五伙伴等着咕咚落地,摔在不知名街道,可左等右等,只晕,没摔。

    光芒散去,眼前还是那个简陋密室。

    “什么情况?”钱艾左看右看,“不会又出bug了吧?”

    这还没开战呢,就被套住了?

    “队、队长……”况金鑫忽然颤巍巍出声,“你的胳膊……”

    徐望低头,文具盒自动打开了,里面的“曹冲称象”正散发着诡异的紫光。

    他都快把这个文具忘了!

    提示音是从徐望手臂上传出来的。

    不带一丝戏谑的语气,和十年前的鸮很像,但却没有那份断断续续的虚弱。

    更让人错愕的是提示内容,明明在刚进许愿屋的时候就听过了,他们理都没理,直接喊了十年前的鸮出来,那现在,难道又回了原点?

    可是不对,美得让人窒息的宇宙并没有出现,鸮也没说这是进入后十关的奖励,更重要的,那一次是耳内提示,每个人都听得见自己的,如果他们当时真想继续闯后十关,每人都可以许一个愿望,而现在,鸮好像只对着一个人说。

    声音还在按部就班继续,台词和刚进许愿屋的那个鸮一模一样,除了没喊他们宝贝儿。

    “关闭前十三关和外面世界的通路。”吴笙忽然开口。

    徐望不明所以看他。

    吴笙拉住他的手,望着上面发着光的“曹冲称象”:“拥有能在所有关卡随时穿梭的能力。”

    吴笙:“只要前十三关,或者后十关呢?”

    吴笙沉吟片刻,退一步:“拥有能够和任意关卡中的任意闯关者,随时沟通的能力。”

    吴笙紧绷的嘴角,终于勾出一抹弧度:“那就要前十三关。”

    曹冲称象消失,紫光汇成一条浅浅光带,萦绕着徐望的胳膊,良久,慢慢淡去。

    真正的失重感到来。

    徐望在天旋地转里,终于明白——十年前的鸮,在他这里存了两样东西,一只喵,一个愿望。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颜凉雨的小说子夜鸮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子夜鸮最新章节子夜鸮全文阅读子夜鸮5200子夜鸮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颜凉雨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