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上元夜&天子行-[红楼]林夫人换人做-十大正规赌博平台-http://www.sjlndx.com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红楼]林夫人换人做 http://www.sjlndx.com/333/33345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恭喜你获得贾孜温泉山庄邀请函一张  要不说, 贾孜就算再是女中豪杰,沙场英雄, 可到底还是一介女流呢。这事要是放到别的人身上, 起码也得封个候当当啊。可贾孜呢?在沙场上九死一生那么多年, 不过是给自己的父亲混了个追封。

    最重要的是, 贾孜竟根本不觉得这样的结果有什么问题, 反而是喜滋滋的接受了, 还一副自己占了大便宜的模样。

    当然了, 那个所谓的孝宁将军, 这些养尊处优多年的朝廷大员们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虚名而已,连军权都没有,要这将军的空名有什么用:这京城里大大小小、虚虚实实的将军还少吗?

    不过,想起那刚刚新鲜出炉的“宁国公”, 众人看着贾代善,或者说是在透过贾代善看那个早已成作一堆白骨的贾代化,心里的酸意可不止一点:这京城里的王爷国公不少, 可只有少数人是凭着自己的九死一生奋勇杀敌换来的,大多数人身上的爵位还是靠着祖上传下来的。似贾代化这样,因子女的战功而获追封,还是开国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人呢!

    诸位大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慨叹:他们贾家的风水怎么就那么好呢?这样优秀杰出、为祖上为家族增添无限荣光的女儿,他们也想要啊!

    当然,这里面也有心思转得快的, 已经将主意打到了贾孜的身上:虽然他们没贾孜这样的女儿, 可是他们有儿子孙子啊。贾孜虽然成不了他们的女儿, 可是却可以成为他们的儿媳孙媳。这女人嘛,终究还是要嫁人的。况且,贾孜已经十八岁了,也是时候应该要成亲了。

    虽然平日里大家都会说上一句“莫为儿孙做马牛”,可是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又有几人呢?

    这些大人们虽然已经高官厚禄、位极人臣了,看似风光不已的背后,却有着对不肖子孙、家族未来的担心与忧虑。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把主意打到了贾孜的身上。就连当今都知道:这贾家的爷们,就没有没挨过贾孜的鞭子的。因此,在他们的眼里,贾孜是一定可以管得住自家的败家小子的。就算不能让自己的家族更进一步,可守成却是不成问题的。更何况贾孜的外貌、气质也都是上佳的,他们那些一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的败家小子,是一定会喜欢她的。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贾代善的眼神突然变得热烈起来:贾孜的父母早亡,家里只有一个大哥贾敬,贾敬那个人嘛……

    总之,贾孜的婚事最终还是得落在贾代善和他的夫人贾母的身上。嗯,回去以后,可以让自己的夫人找贾孜的堂婶,也就是荣国府的当家太太贾母打探一下。

    然而,这些精力向来都放在朝堂上的大人们不知道的是,贾母向来眼高于顶,除了所谓的金陵四大家族,跟其他夫人的关系真的是一般。因此,那些当家太太终于“妥协的”主动与她攀关系,她又怎么可能不摆足了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姿态呢?更何况,诸位适龄的皇子对贾孜释放出来的意思,更是令她心里美得不能自已,对那些来打探贾孜事情的太太们,自然就更加的傲慢与不敬了。

    如愿的留在了京城的贾孜自然是不会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她竟成为了众位大人眼中最佳的儿媳孙媳人选。同时,亦有不少的皇子将主意打到了贾孜的身上:毕竟,贾孜的身后有着来自最底层的广大官兵的支持,也有着宁荣两个国公府的支撑。在这些急需要背景来支持自己争权夺利的皇子眼中,贾孜无疑是最佳的联姻人选。

    如果说贾孜成为了众人眼中最佳妻子人选的话,那么即将开始的殿试学子,则成为了京城众多适龄女子的目标。尤其是尚未出炉的前三甲,更是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抢夺对象。

    当然,这是后话,还是先说贾孜。

    “叔叔,”直到离开了当今的视野,贾孜才笑眯眯的虚扶着贾代善的胳膊:“您老最近生活挺好的吧?我看着就挺好,比上次见你可是胖了哦。”

    “在校场上照样能好好的收拾你一顿。”贾代善好笑的拍了贾孜的脑袋一下:“小丫头,没想到竟然还真的让你给闯出名堂来了。怎么样?战场上风餐露宿的,还习惯吗?不行,回去以后,先拿我的名贴去太医院,请太医回来好好的给你诊个脉;对了,赶明你婶子给敏儿配调理药的时候,让她给你也配一副……”

    贾孜满脸笑容的听着贾代善的唠叨,心中不断的吐槽这老头真是越来越啰嗦了,还哪有一点当年从大街上将她拎回家的风采啊?

    “叔叔,”直到贾代善的唠叨告一段落,贾孜才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副调皮的样子:“你怎么也想给我灌药啊?”

    贾代善看了看贾孜,一副的气哄哄的样子:“别跟我提那个臭小子,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回去你给我好好的收拾他,鞭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贾代善口中的臭小子,自然是贾孜的亲哥哥贾敬了。

    作为贵勋世家的贾家唯一一个中过进士的文化青年,贾敬自然是受到急欲将二府转型的贾代善的万分看重的。只是,令贾代善气得跳脚的是,贾敬也是一个不争气的:明明供职翰林院却不知道好好的努力上进,反而沉迷于道家文化与炼丹术。毕竟,连宁荣二府的狗都知道,贾敬最大的爱好就是炼药给妹妹贾孜吃,誓要将妹妹养得白白胖胖的。

    已经在宫门口等了几个时辰的贾敬重重的打了几个大喷嚏,接着又在儿子贾珍那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中,笑得一脸的嘚瑟:“准是妹妹想我了。我这妹妹呀,从小长得就好,大了就更是漂亮。”想到刚刚远远的撇到的那一眼,贾敬摸了摸自己特意休剪得整整齐齐的胡子:妹妹平安归来,哥哥心花怒放。

    一旁的贾珍偷偷的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老家伙,心真是偏到沟里去了:刚刚离得那么远,能瞅着什么啊,你怎么就能看出来女魔头长得好了?一身的铠甲,连个身材都看不出来,又哪里长得好了?整天凶巴巴的,连点女人味都没有。看看儿子新收入房中的那个丫环怜儿,那才叫长得好,才叫女人嘛!”

    其实,今天贾珍早早的就被贾敬压着来到皇宫门口了。父子二人在皇宫侍卫怀疑加防备的眼神中等了好久,才看到贾孜跟当朝太子有说有笑的进了皇宫,连理都没理他们父子一眼。当然了,以贾珍的身份是不可能认识太子的。他之所以知道那个人是太子,是因为皇城侍卫的话——毕竟,太子前往军营,是轻车从简的。

    在远远的看到贾孜的身影时,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气得老子直哆嗦的贾珍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内心为自己掬了一把可怜的泪水:“爷这好日子啊,算是到了头了。”显然当初被贾孜追着抽的事,给贾珍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其实,当年贾孜上了战场,最开心的人非贾珍莫属:贾孜走了,他就彻底的成了脱缰的野马,无法无天了起来。

    只是他没想到贾孜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每每一想到这一点,贾珍的心里哀嚎不已:“她怎么就没山贼抓去,当个压寨夫人呢?”

    在听到贾孜回来之初,贾珍还特意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决定要是贾孜再拿鞭子抽他,他就反抗到底。然而,当贾珍远远的看到贾孜身上的铠甲时就彻底的蔫了:好吧,就算是他已经长大成人,他还是不可能打得过贾孜。

    “哼,”贾珍在心里暗暗的发誓:“到时候撺掇娘给你找一个武功天下无敌、混蛋举世无双的男人当姑父,看你怎么办?”

    这边贾珍阴暗的祝福着贾孜嫁给一个将她治得死死的的男人,那边,皇宫的门已经打来了,入朝迎接大军还朝的各位朝廷大员们三三两两的鱼贯而出。

    “妹妹啊!”在所有人轻松的目光中,贾敬突然带着几分哭腔的喊了一声。其满怀情谊的声音引来了众人的注目,令所有人都能轻易感受到贾敬此时激动的心情。

    有的人忘记了落脚,有的人忘记了放手,有的人忘记了闭嘴,就连向来十分警觉的侍卫都忘记了拔刀保护诸位娇贵的大人。大家纷纷注视着一路跑来的贾敬,完全忘记了应有的反应。

    然而对这些,贾敬却统统视而不见,直接就跑到贾孜的面前,一把拥住贾孜,带着几分哭腔:“妹妹呀,你总算是回来了。哥哥都要想死你了……”

    贾孜无奈的朝旁边一群看傻了的人笑了笑,接着又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贾敬的后背,露出难得的温柔模样:“乖啦。我回来了。”

    贾孜的声音安抚了贾敬的情绪,也令他终于想起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贾敬毫不在意的抹了抹自己的脸,接着才看到一旁黑着脸的贾代善:“咦,叔叔也在啊!”

    贾代善被贾敬气得乐了出来:“和着我这么大的人了,站在这里这么半天,你竟然没看到?”贾代善倒也不是真的生气了,他知道眼前这兄妹两个的感情向来很好。只是看着贾敬那副不知上进、哭哭啼啼的模样,贾代善就不由自主的手痒:嗯,家里鞭子应该准备好了。

    “呵呵……”贾敬挠着脑袋笑了笑,接着又直接转向贾孜:“妹妹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

    “大哥也和以前一样英俊啊!”贾孜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一副“妹妹眼中哥哥最帅”的模样。

    贾敬开心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哥哥身上这身衣服,可是新做的。”这一点贾敬倒是没有说谎,为了迎接贾孜归来,贾敬里里外外的换了一身新。

    “帅!”贾孜笑着点了点头:“嫂子的手艺就是好。”贾孜与贾敬的妻子徐氏的感情一直不错,就算是贾敬对贾孜的宠溺程度完全在他和徐氏的儿子贾珍之上,都丝毫没有影响她们姑嫂两个的感情。

    “你喜欢呀,回去叫你嫂子给你多做几身。”贾敬一脸笑眯眯的,接着又像是想起什么,转过头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犯什么傻呢?还不快点过来,背你姑姑过去坐轿子。”

    贾敬扁扁嘴,一脸的不乐意:怎么什么人都来跟他抢妹妹啊?想要妹妹,他们不会回家让自己的老爹老娘生啊?

    贾孜挽着贾徐氏,笑着一起进了贾母等人所在的宁佳堂。

    “阿孜回来了?”看到贾孜,贾母才笑着站了起来,并朝贾孜伸出了手:“快,过来让婶子看看。”

    贾敬看了贾母一眼,心里暗暗的道:“手洗没洗啊,就想抱我妹妹?”

    贾徐氏大致察觉到了贾敬的心思,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就是前几天,贾母无意中说了一句“阿孜这次回来,也应该要找个婆家了”,贾敬就小气的记到了现在。

    贾孜自然不会真的过去,让贾母抱在怀里,轻重不分的揉上一顿的。因此,她想也不想的将贾代善也推到了正位,与贾母坐在一起,接着,又郑重的向他们两个行了晚辈礼。

    其实,这个礼在贾孜看到贾代善的时候就应该要行的。可是,当时是在宫里,她自然是不能这么做的。因此,一回到家,正好又遇到贾母也在的场合,她正好同时给两个见礼。之后,贾孜又与贾政、王夫人、贾敏等同辈打了声招呼。

    贾孜的举动,令贾代善觉得十分的欣慰:这才是贾家的孩子,就算是在战场多年,血雨腥风,都不会令她失去应有的教养与礼貌。

    虽然贾孜的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可是她的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悦的:在她向贾母行礼的时候,贾母身边的两个小崽子竟然都连避都不避一下,就那么受了她的礼。

    贾孜很快就知道了这两个崽子竟然是贾政和王夫人的长子和长女。知道贾母身边的两个孩子都是贾政和王夫人的孩子后,贾孜微微的挑了挑眉:贾母的眼里心里向来都只有贾政一个儿子,那么这两个小崽子被贾母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也就不足为奇了。

    “原来是珠儿啊?”虽然心里不悄,可面上贾孜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他才这么大……”贾孜随手比划了一下,接着又说道:“没想到现在竟然这么大了。”

    “可不是,当年你离开的时候,珠儿连话都不会说。现在珠儿连论语都会背了。”贾政的妻子王夫人的语气里充满了骄傲,接着又转向贾珠,一副慈爱的模样:“珠儿,这是你孜姑姑。还不快点拜见孜姑姑。”

    听到王夫人的话,贾珠倒是乖乖的给贾孜行了一个晚辈礼。

    “乖。”贾孜笑了笑,接着便吩咐下人将她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拿了过来,给了贾珠。贾孜很清楚,贾母是个喜欢挑理的人,因此她早早的就备好了礼物,又提前令人送回宁府。只等着她回来再分发给众人。

    虽然贾孜和贾珠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当年她离开的时候,贾珠毕竟还小。因此,贾孜给的礼还是很重的——她直接当做了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晚辈。

    “你就是孜姑姑?”与贾珠的温文有礼比起来,贾元春的表现倒是大方了许多:“战场上的那个?”

    贾孜点了点头:“对呀,就是我。”贾孜倒是没想到,贾母,或者说是贾政夫妻两个,竟然当着贾元春提过她。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贾元春知道她,还是在她得胜回朝以后,左右也不过就是这两天的事。

    “也没什么特别嘛。”贾元春打量了贾孜一番,似乎对贾孜没有长了三头六臂感到很失望。

    贾孜微微的挑了挑眉:“你想要多特别?”也许是因为讨厌贾政和王夫人的原因,贾孜对贾元春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好。贾孜说不清楚这种感觉的来源,可是她却是真的不喜欢贾元春——五岁的贾敏比贾元春真实可爱多了。

    “阿孜还是这个脾气,欺负起人来不分年龄和大小。”贾母笑着一手抱住贾珠,一手抱住贾元春:“阿孜你是不知道,我们珠儿可是极有读书天份的,将来呀,一定是状元郎!”

    听到贾母的话,贾政情不自禁的坐直了身子,一副睥睨众人的姿态,就好像“一门两父子,双中状元郎”这种事已经发生在他身上了一般。

    王夫人也挺了挺腰板,做出一副凤冠霞帔状元娘的架式,就好像贾珠真的是文曲星下凡,八岁不到就已经高中状元一样。

    贾敏的嘴角微抽:母亲说这话就不嫌丢人,这话唬弄自己也就算了,真当小孜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傻瓜吗?

    贾赦和贾敬也是同时的撇撇嘴,心说:“就贾政那个伪君子,还能生出状元郎来?你怎么不说庄子上的母猪昨个生了头大牛出来?”

    贾代善不由自主的就是一个哆嗦:这种话,他以前也听贾母说过。只不过,当时她夸赞的对象是贾政罢了。可结果呢:贾政参加了两回秋闱,被人抬出来的次数为双。现在贾母又这么说……贾代善看向贾珠的眼神里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点的审视,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唉,敏儿是个男孩子就好了。

    贾孜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当年你也说你的宝贝二儿子极有读书天份,乃是状元之材。可是现在呢,还不是连个举人都没考中。如果不是因为叔叔的身份地位,得了一个监生的名额,恐怕他连参加秋闱的资格都没有吧?”

    “这是元春,今年五岁了。”贾母倒是不知道众人的不屑,转过头就夸起了贾元春:“她呀,是正月初一生的,可是要有大造化的。”

    贾孜皱眉看向贾代善,话却是对着贾母说的:“婶子你还是别说这种话了。”贾孜实在不明白,贾代善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任由贾母说出这样的话来:什么叫大造化?这女子的大造化是什么谁都明白——当今可都四十多了,贾元春可还不到六岁。

    贾代善的脸上也是充满了震惊,显然他也从来都没听过贾母的这种言论:“你浑说什么呢?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贾母看了看贾代善,一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然而,当着这么多晚辈的面,她倒是什么都没说。虽然在她的心里早就认定了正月初一的贾元春将来会有大造化,可是却从来没有当着着贾代善的面明确的表达过。如果不是今天受到了贾孜的刺激,她可能也不会得意忘形说出这样的话来。

    宁荣二府都出自于金陵贾家,与贾母的娘家史家一样,是金陵的四大家族之一。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宁府才是真正的嫡枝,贾家大部分的家产还是落在了宁国府,贾氏一族的族长一直都由宁国府的人担当。就算后来贾代化死在了战场上,虽然贾代善在贾氏一族的地位明显更高,可是族长却依然由贾敬这个毛头小子继承。只要一想到这一点,贾母的心里就呕得不已。

    况且,从文字辈子孙来看,宁国府现在也远比荣国府要出息:贾敬进士出身,贾孜更是赫赫有名的女将军。反观荣国府:贾赦是京城里有名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在行,正经事一样找不到他;贾政虽然才华横溢,奈何主考官都是瞎子,根本看不到贾政的才干;贾敏是她的骄傲,她怎么看贾敏都比贾孜强太多,而现在贾孜却亲手为贾代化赚了一个国公爷的牌位回来,可是贾敏的婚事却……

    因此,贾母看到贾孜,心里能舒服才怪呢。

    不过,在她看来,玉字辈的孩子,荣国府却比宁国府强太多了:贾珍还不如贾赦呢;可是贾珠却是天生聪慧,贾元春也是要有大造化的。

    这么一想,贾母顿时觉得心里平衡多了。因此,在面对贾孜的时候,她竟然不知不觉的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受到了贾代善的当众斥责。

    就在场面略微的有些尴尬的时候,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突然闯了进来,并直接撞到了贾孜的身上。

    “哎哟,”小男孩儿直接坐到了地上,叫了一声。接着,也不用人扶,自己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揉了揉屁股:“我的屁股啊!”

    “你小子干嘛去了?”一看到这个孩子,装了半天鹌鹑的贾赦再也坐不住了。他不由瞪着眼睛,语气颇为严厉的呵斥着这个刚刚闯进来的孩子:毕竟,那个道貌岸然的老二的孩子一个个光鲜亮丽的第一时间就见到了贾孜,他这唯一的一个却弄得跟泥猴似的,这让他的面子上怎么能够过得去啊?

    不过,贾赦转念一想,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为什么老二的孩子都在,而且是干干净净的;可是他的这个却跑出去了,还弄成了现在这副样子?难道就没有告诉他,今天有长辈回家?

    想到贾孜根本不可能认识比贾元春还要小的贾琏,贾敏笑着插嘴道:“小孜,这是大哥的儿子贾琏,今年五岁了。琏儿,快叫孜姑姑。”

    “侄儿给姑姑请安。”虽然贾琏的眼睛里满是对贾孜的好奇,可是人却是规规矩矩的给贾孜行了一个晚辈礼,接着又极为嘴甜的道:“孜姑姑好漂亮,和敏姑姑一样漂亮。”

    贾母笑着说道:“阿孜你别在意啊。这琏儿啊,惯是个淘气的。”接着,贾母又转向贾琏,本打算说教一番的,然而却被贾孜接下来的话给打断了。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木子小榭的小说[红楼]林夫人换人做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红楼]林夫人换人做最新章节[红楼]林夫人换人做全文阅读[红楼]林夫人换人做5200[红楼]林夫人换人做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木子小榭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