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南茅北茅-从同福开始-十大正规赌博平台-http://www.sjlndx.com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从同福开始 http://www.sjlndx.com/300/30042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眼看茅山近在眼前,方阳却被下方一冲天的阴气所阻。

    下降,自小黄背部落下,收了小黄,方阳漫步在离茅山大约一百公里处的乾城。

    就在刚才,他坐着小黄自乾城上方飞过,前往茅山的时候,却突然被乾城中一股浓重的阴气吸引了注意,便落下瞧瞧这阴气是为何而成。

    虽说对这乾城方阳人生地不熟的,可那阴气却是过于旺盛,不需多行打探,只要抬眼一瞧就能见得那股阴气所处的方位。

    往前行去。

    不多时,方阳便站到了一张灯结彩的大宅门前。

    两扇朱漆大门上,左右门板各贴着一喜字,甚至还有腰捆红色腰带的仆人,正给大门上方的两只灯笼包上红布。

    宅子左右两边的石狮子上也是挂着大红花。

    可见,这处宅子正在办喜事。

    可这办喜事,怎么就会有这般浓重的阴气冒出,不应该是喜气盈盈?

    且在这些进出仆人的脸上,也是看不到一丝的喜意,反而是愁容满面。

    立于大宅门前,皱眉看着宅子,方阳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宅子中人的注意,特别是方阳还穿着一身道袍。

    看着方阳,这徐府的管家略微沉吟后,一咬牙,走出大门,到得方阳身前,当即就是一礼:“敢问这位道长,从何处而来?”

    “贫道云游四海,自当得从来处来,到去出去!”

    一笑,方阳作了个道稽。

    “这……”

    闻言一愣,接着,这管家强笑道,“刚才,我见道长一直看着府门,可是我徐府有何不妥之处?”

    说完,他便直直的看着方阳,眼中闪过一丝紧张,实在是最近府中经常发生一些离奇之事,搅得府中上下不得安宁。

    而为了这些事情,老爷也不止一次派人,去找来了许多远近闻名的道长,想要看看府中是出了何事,可谁知,那些道长来过之后,只说是府中有鬼物作祟,但却说不请是何鬼物,更别说是降服鬼物了。

    随着时间推移,这府中的情况始终未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导致全府上下那是人心惶惶。

    直到最近,请了一位道长前来看过后,那位道长竟然说,是有一只鬼物,看中了府中的小姐,欲要将其纳为妻妾,这才使得府中不得安宁。

    而这鬼物道行高深,这道长自认不是对手,言说,若徐府想求得安宁的话,只能将这小姐嫁给这鬼物。

    故此,这徐府才张灯结彩,准备冥婚。

    现在,这一直就将府中小姐视若己出,不愿办这冥婚将小姐推入火坑的管家,见得道士打扮的方阳站在门外观瞧,他自然就多了个心眼上前询问。

    若是方阳有本事,能收了那鬼物,这乃是最好不过的情况。

    小姐也就不用去嫁给什么鬼物!

    看了这管家一眼,方阳一笑:“只在府外,未曾仔细观瞧,却是看不出什么!只能知道这府中阴气冲天,怕是于人不利!”

    话音一落。

    “对对对!”

    见方阳看出点什么的管家忙附和着,“不瞒道长,府中最近却是发生许多离奇之事,也请了许多道长前来看过,都只言说是府中阴气太重,有鬼物作祟,但却无法降服鬼物!若是道长不嫌弃的话,不如进府一瞧?”

    “贫道正有此意!”

    方阳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有些话,他却是没有和这管家说,在他看来,这府中的阴气虽盛,但其中却没有丝毫的怨气、煞气、鬼气,不像是有鬼物作祟!

    也正是因为如此,方阳才在前往茅山的途中停下,下来查探一番。

    像这种阴气冲天,犹如鬼王出巡,但却又不像鬼物作祟的情况着实少见,一般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不是**被人无意间破开,那就是有奇珍异宝现世。

    而不论是这两种情况的哪一种,却都足以引起方阳的兴趣了。

    见方阳说有意进府一瞧。

    这管家当即大喜,他忙请方阳在一旁的门房稍作休息,自己则是急匆匆的往宅子里行去,前去禀报府中的主人家。

    毕竟,请方阳进府一事,不是他一个管家能做主的,还是要府中的主人家点头才行。

    不一会儿。

    就见一胖胖的,员外郎打扮的中年人,在刚才那管家的陪同下往门房走来。

    起身,走出门房。

    刚到门口,那中年人也已经到了门房之外,正站在方阳身前。

    这徐老爷一见方阳走出,先是上下打量了方阳一番,随后便皮笑肉不笑的冲方阳微微行了一礼:“敢问这位小道长,你师父现在身处何处,徐某人特来迎接!”

    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探着脑袋,往门房里四下瞧着。

    其实倒也不怪他轻视方阳,实在是自徐府出事后,他见过太多的道士,不论男女老少皆有,可是,就没有一个能帮他解决府中之事的。

    甚至,搞得他为了不让府中诸人被害,不得不忍痛,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去结冥婚。

    所以,对道士,已经失望多次的他,多少还是带着一点怨气的,认为道士都是一些没什么本事的人,不然,何至于让他的女儿去结冥婚。

    至于,一开始对道士的礼遇,在他多次失望后,也早就没有了。

    更何况,方阳还这般年轻。

    两下一结合,他自然对方阳就不会有好脸色。

    见此。

    知道这徐老爷是看方阳年轻,认为方阳没什么本事,故意给方阳难堪好叫他知难而退的管家,忙在一旁低声道:“老爷,这就是我说的道长!您别看他年轻,他可是有真本事的!”

    “真本事?”

    闻言,这徐老爷瞥了眼管家,“言说自己有本事的我见的多了,可这最后有一个成事的?江湖骗子,自古有之,为了家人安全着想,我已经睁只眼闭只眼被骗了上十次,难道现在我还不能多一个心眼?”

    说着,他还看了方阳一眼。

    意思就是方阳也是江湖骗子!

    但紧接着,这徐老爷见方阳对自己的话不气不恼,面色如常,且还带着一丝轻笑。

    见方阳这般风轻云淡,一愣之下,反应过来的他,许是也知道自己一见面就对方阳这第一次见面之人这般冷嘲热讽,有些不妥。

    且他原本就是知书达理,不是以貌取人之人,现在,他也算是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被那些没本事的道士所骗的气,给撒了一点,便冲方阳一拱手,恢复了平日里士绅的待客之礼,叹息一声:“刚才,在下确实是有些孟浪了,还望这位道长见谅,实在是……哎~!”

    “无事!”

    见此,方阳一笑。

    也知道他是爱女心切,且多日来一直为府上之事担忧,故此,虽语气不善,但也能理解,没什么好责怪的。

    “道长随我来!”摇摇头,伸手一引,徐老爷引着方阳往府里走去。

    在他想来,若方阳能帮府中除此大患,那是最好;若是不能的话,也是无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失望了。

    全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跟着这徐老爷进府,在府中四下瞧着。

    结果,方阳发现,在府外的时候,能十分明显的感受到阴气就在府中,可是一进了府中,虽阴气还是十分旺盛明显,可这阴气的源头却是难以捉摸,不能确定在何处。

    而就在方阳在府中四下寻着阴气源头的时候。

    徐府一院落。

    闺房中,一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却是在丫鬟的服侍下,正神情呆滞的在铜镜前梳妆打扮着。

    噔噔噔~!

    一阵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只见,一丫鬟快步走进闺房,走到这女子身旁。

    对此,这女子却是毫无反应,似乎对这丫鬟的到来一无所知一般。

    见此。

    刚进门的丫鬟眼中闪过一丝哀愁,但紧接着,她想到现在在府中传遍的消息,立马转忧为喜,靠近女子,低声道:“小姐,听府上人说,老爷又请了一位道长前来,只要这道长能解决府中之事,小姐你就不用出嫁了!”

    闻言。

    徐小姐微微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这丫鬟。

    “小姐,知道这消息你不开心嘛?”见小姐一丝喜意也无,这丫鬟疑惑道。

    “有何可喜?”

    看着镜中自己精致的妆容,徐小姐淡淡开口,“又不是第一次有道长来了!结果,还不是什么用都没有?就上次来的那个驴鼻子……”

    说到此处,徐小姐掩盖在嫁衣长袖中的双手死死握着,眼中闪过一丝愤恨:“就是因为他,说什么有鬼物欲要娶我,若是不成就要害死全府之人。如此,为了府中诸人着想,父亲母亲无奈之下,才让我装扮冥婚。使得我颜面尽失,无脸见人!

    现在,又来了一个道士,只怕是要我自尽随那鬼物而去,如此才能保全家平安!”

    “不会的小姐,您别这样想!您是为了府中诸人才会冥婚的,都是为了大家着想,又怎么会颜面尽失,无脸见人呢!”

    见得徐小姐面部狰狞一片,这丫鬟忙急声安慰着。

    闻言。

    徐小姐微微扭头看了眼这丫鬟,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而另一边。

    方阳在将偌大的徐府都逛了一遍后,走到一处院子中,仔细思考着,这阴气的源头是从何处而来。

    而见得方阳皱眉思考,一直陪在他身旁的徐老爷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道长,您可发现府中有何不妥?可是有鬼物作祟?”

    “哦~!”

    摇摇头,方阳一笑,“徐老爷放心,府中不过是阴气旺盛罢了,不是什么鬼物作祟,只要找到这阴气的源头,解决了这阴气就行!”

    “当真?”

    方阳话音一落,徐老爷忙死死的盯着他,急声问道。

    “千真万确!”方阳点了点头。

    “不是鬼物作祟!”

    见此,徐老爷立马眼睛一亮,重复着方阳的话,似乎他只听到了‘不是鬼物作祟’六个字。

    若不是鬼物作祟的话,那就代表他女儿不用冥婚,这可能是他最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至于这阴气的源头一事,他现在却是丝毫没放在心上,一心只想着女儿的事情。

    “快~!”

    从方阳处知道不是鬼物作祟的他,立马对身旁的管家道,“快去通知小姐,不用冥婚了,还有,叫人把府中所有的喜事装扮都给撤下来,看着晦气!”

    “是是是~!”

    连声应着,同样喜出望外的管家,忙满面笑容的小跑着离去。

    哪知。

    就在管家动身的时候,却突然听得一道不和谐的声音自院子外传来:“等一等!”

    声音响起,方阳微微侧头,顺着声音看向院子大门。

    却见,一身穿黄色道袍,留着一山羊胡,长相猥琐的老道士自院子外缓步走入。

    一进院子,这老道士先是看了眼因听了自己的话,而站住的管家,后又看了眼徐老爷:“管家,你急什么,就因为听了一个黄口小儿的话,就将老道的话给当耳旁风了?”

    虽然他是对管家说,可却是看着徐老爷,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见此,徐老爷尴尬一笑,冲这老道士拱了拱手:“落松子道长误会了,徐某又怎么会将道长的话当耳旁风呢!只不过,这方道长说府中诸事不是鬼物作祟,这……”

    “哼~!”

    冷哼一声,这落松子对徐老爷摆了摆手,将目光看向方阳。

    他刚才那般说不过就是要在徐老爷面前体现一下自己的存在,现在目的达到,他自然不会跟徐老爷这个金主闹翻,而是将矛头指向方阳。

    看看是哪个不知好歹的,竟然来抢他的生意,想要半路截胡!

    他已经完全将方阳当成了是来抢他生意的对手。

    看着方阳,这落松子不屑一笑,他在方阳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法力波动,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方阳是个连入道境都没有的后生晚辈。

    清清喉咙,落松子走到方阳身前,一抬下巴,山羊胡微微动了动:“老道茅山落松子,不知这位道友是何门何派啊!”

    一开口,他就言明自己茅山弟子的身份,以势压人,想让方阳知难而退。

    毕竟,这是离茅山才一百公里左右,可以说是茅山脚下,茅山弟子在这里,底气自然比其余门派要足的多。

    而其余门派在此面对茅山弟子,一般也会选择退避,不会起冲突。

    闻言,看落松子一脸自得的样子,方阳一笑:“巧的很,贫道不才同样添为茅山弟子,失礼失礼!”

    呃~!

    一愣,这落松子闻言,仔细看了看方阳,眉头大皱:“你也是茅山弟子?”

    “不错!”

    “那我怎的未曾见过你?”

    见方阳确认,在这茅山脚下,落松子第一反应就是方阳乃是茅山主脉弟子,至于支脉他是想都没想,故此疑惑的开口。

    一笑,方阳说道:“你是南茅还是北茅啊?”

    说着,没待落松子开口,方阳淡淡说着:“你身上法力杂乱不堪,根基不稳,可知平常必定是常常服用丹药,以此来提升法力,如此才会导致法力杂乱不堪,根基不稳!

    而茅山分南北,北茅山乃是三茅真君前期炼丹服药之所在,所以北茅山更注重炼丹之事,依仗丹药颇重;南茅山,乃是三茅真君有所成就后,降妖除魔,讲道传法之处。故此,南茅山注重符箓、自修,轻视丹药。

    至于现在世人所谓的茅山,大多是指南茅山!

    原本,两者皆有各自的长处,无有高低之分,但是,现今灵药稀少,炼丹一道却是逐渐没落,导致北茅山被南茅山超越!

    而我看你法力杂乱不堪,应当是长期服用丹药所致,如我所料不差,你应当是北茅山的弟子吧!”

    方阳说完。

    落松子深深的看了方阳一眼,却是已经相信了方阳乃是茅山弟子一事,在他看来,若非如此,方阳必定不会对茅山之事这么了解。

    要知道,现在世人一说到茅山,都是指的南茅山,对北茅山却是一无所知,更别说是知道两者修行方式的不同之处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方阳别说是茅山主脉弟子,甚至他连茅山都没去过,至于这些东西不过是方阳自《茅山秘录》看来的而已。

    “如此说来,你是南茅山的弟子?”

    什么都不知道的落松子看着方阳,既然他在北茅山没有见过方阳,自然而然的就将方阳放到了南茅山。

    而等方阳点头后,他在暗道一声‘果然如此’的同时,低声道,“既然我们同为茅山弟子,你为何要插手此事?坏我……”说着,他隐晦的看了眼徐老爷,靠近方阳几步,“坏我生财之道!”

    闻言。

    方阳往后退了两步,离这猥琐老头远了点,这才指了指四周:“你虽说修为不行,但也算是修出法力了,难道你就看不出这府中被阴气笼罩?而阴气一重,于生人必定不利,而你为了一点黄白之物,就谎称是有鬼物作祟,还要人清白女子进行冥婚,毁人一生!

    事后,你是可以拿着钱拍拍屁股走人,可留下这还被阴气笼罩的宅子和结了冥婚不能再嫁的女子于此,你于心何忍?就不怕遭了报应?”

    “话不是这样说。”

    落松子闻言,回头看了眼徐老爷和管家,发现他们并没有听清方阳的话后,松了口气,立马低声开口,“就算没有我来此,这一家人也已经被阴气入体,邪祟缠身,就算不丢了性命也必定会大病一场!而我,不过是骗他们点钱罢了,何谈报应!

    而且,你小子别以为你是南茅山的弟子,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不然,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

    听得落松子威胁的话,方阳一笑,“这事我还管定了,看看你如何对我不客气!”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见方阳不听劝,这落松子眼睛一眯,准备给方阳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一下,要尊重前辈,且闲事不是这么好管的。

    正好,徐老爷就在此地,他要叫方阳在徐老爷面前出个大丑,好让徐老爷看看谁才是真修,有本事之人!

    到时候,只要徐老爷认为他是有真本事的,他就出言让徐老爷赶方阳出府,省的方阳在此坏他好事!

    至于要将方阳如何,他却是没有想过,毕竟已经认定方阳是南茅山弟子,而南茅山弟子不是他能惹的。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钟山散人的小说从同福开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从同福开始最新章节从同福开始全文阅读从同福开始5200从同福开始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钟山散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