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 http://www.sjlndx.com/284/28486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抬眸看着远处的那道熟悉的身影,言络那双绝美的流目有些深,有些沉,复杂的眸色如同海上风雨中明明灭灭的渔火,哪怕再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也看不清一分一毫的情绪,只余深沉。

    唇角牵扯了几下,划出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有些无奈地苦笑一声。

    他知道清持会来,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风清持没有任何动作,依旧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马背上,清透的眸子没有一丝偏差,准确无误地落在了言络的身上。

    虽然两个人距离很远,可是,刚进城的那一瞬间,人群中,她还是一眼便看见了言络。

    一段距离,两人静默,四目相视。

    谁都没有动,都是这样静静地对视静看着。

    似乎,天地万物此刻静止,消失,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他们的眼里,也再容不下其他人。

    不知过了多久,风清持眸色微微一移,不动声色地落在了言络身边木菖蒲的身上,神色少稍稍顿了一下,削薄的唇轻抿。

    言络的目光从来没有从风清持的身上移开,见她目光偏移,自然知道她在看谁,微垂的眼眸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没有说话,依旧僵硬地站在原地。

    木菖蒲就站在言络身侧,敏锐地发现了言络的不对劲,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就看向了城门口那两道身影,还未待她看出什么,就忽然对上了一双清幽深邃的眸子。

    那双眸子,极凉极淡,带着看透人心的冷漠与淡然。

    被这样一双眸子盯看着,木菖蒲有些稍微不自在,心中也在一瞬间升腾起一抹奇怪的情绪,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身侧的言络,对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那双极为好看的眼睛也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她还是觉得,言丞相与往日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又说不出来。

    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定然与城门口那位蓝衣少年有关。

    风清持是一身轻便的男装,墨发简单束起,容颜精致,眉眼如画,看上去就是十足一个风流玉质的少年郎。

    偏头侧目看向言络,柔声问,“言丞相,是你认识的人?”木菖蒲已经可以肯定两个人是认识的,而且两人之间关系匪浅。

    在言络身后不远处的苜尧,则是神色有几分激动。风小姐终于来了!这几天看着那位老是往公子身边凑的那个女人他就觉得烦闷,偏生公子什么话都不说,对她一直是放任默许的态度,现在风小姐来了,这位木小姐真的要变木头小姐了!

    “木小姐身边的男子是谁啊?”一旁有行人颇为好奇地开口,一双眼睛还一直在言络的身上打量。

    茶摊上的老板笑着回答,“是从帝京而来的言丞相。”

    “听说这几日木小姐总是往言丞相哪儿跑!”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声音里面带了些许暧昧。

    一个未出阁的世家小姐,总是去找一位男子,这是什么意思基本上都知道。

    “木小姐眼界甚高,上门提亲的男子都快踏破西海关了,木小姐愣是一个都没看上,现在终于来了一位言丞相!”

    “听说前几日关主设宴宴请言丞相,宴会上就说了这件事情,言丞相好像也没说什么反对的话。”谈起这个话题,茶摊中的人喝茶的人似乎都来了兴趣,就差没聚在一起商讨了。

    “肯定不会反对啊,木小姐可是西海关第一美人,琴棋书画无一不通!”

    “我也觉得,况且,如果言丞相不愿意的话,也就不会和木小姐一起出来逛街了!”有人小声补充道。

    这句话一出,茶肆中的人都默默地看向远处那两道身影。

    “别说,看着还挺般配!”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茶肆就在城门口,离风清持所在的位置并不远,所以,风清持和尹子希将这些人的话全部听入了耳中。

    听着这些话,尹子希下意识地看向风清持。

    几天几夜的赶路,风清持的脸色本来就有几分苍白,此刻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言络所在的地方,尹子希也根本不能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情绪。

    不过,他却清晰明显地看见了她握着缰绳的手有些紧了,就连骨节都微微有几分发白。

    “清持,你……没事吧?”尹子希不无担忧地问。

    收回目光,风清持淡漠地摇了摇头,“没事。”

    “清持,言络不是这种人。”尹子希安慰道。他虽然不喜欢言络,可是,对于他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多少知道对方是什么性子。

    风清持点了点头,“嗯,我知道。”言络的性子,她比谁都清楚。

    传言嘛,从来就不可信。

    而且,即使是两个人一起出来逛街也不能说明什么。

    言络回过神来,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并没有回答木菖蒲的话,而是直接朝着风清持走去。

    木菖蒲脸色微微一顿,微微抿唇,略微思索了一下,便也跟着走上前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雪青色身影,风清持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复杂,眸中神色也有些恍惚。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言络了!

    其实,好像也不是很久,明明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却有种已经有半辈子没有见过言络的感觉,就是很想很想他,说不出来的想。

    愣愣地看着他,直到言络停在了她的马前,“你怎么来了?”掷出一句清清淡淡的话语,风清持才再次从愣神的状态缓过来。

    不过,刚才净愣着出神,没听见言络说了什么。

    言络也没有再问这句话,看着风清持脸上的苍白与疲惫,言络心揪了一下,低低地问,“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风清持本来是有很多话想和言络说的,可是,现在听见他的声音,一下子就又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了,只是点了点头,“好。”

    差不多有近十天的时间,自己都在赶路中度过,就连晚上休息都是囫囵地休息一阵子,确实很累。

    之前并不觉得,现在看见言络,似乎全身的疲惫都涌了上来,刚翻身下马,还未站稳便耐不住那如潮水一般的疲惫,双腿一软,眼前一阵发黑便晕了过去。

    “清持!”言络眉间闪过一抹忧色,非常迅速地接住了她倒下去的身体。

    见言络接住了风清持,尹子希伸出去的手便收了回来,看着一眼被言络抱在怀中的风清持,然后又将眸子落在了言络身上,“从焱凤赶到沧州,又从沧州赶到西海关,差不多连着十天没日没夜的赶路,只是为了你!”

    尹子希的话语很简洁,也很清浅。

    言络抿了抿唇,低头看了风清持一眼,没有说话。

    从焱凤到沧州,再到西海关,这么多天的赶路,别说是女子了,就算是男子都未必受得了!

    看了一眼尹子希,“苜尧,安置尹三公子。”说完之后,直接转身离开。

    “言……”在言络抱着风清持经过的时候,一旁沉默了半晌的木菖蒲忽然开口,只是,刚唤出一个字,那道雪青色的身影已经从她的身边越过,未作任何停留。

    尹子希清冽如泉的眼眸一抬,不轻不重地落在了木菖蒲的身上,带了几分意味深长与似笑非笑,然后直接离开。

    自家公子抱着风小姐离开,苜尧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写着两个字,清爽!

    所以,贯来神色冷漠的他也笑着看了一眼木菖蒲,“木小姐,看见了没,那位,才是公子放在心上的人!”说完之后,直接跟上了尹子希的步子,一起离开。

    木菖蒲的脸色有些隐隐苍白,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怎么说呢,大概是女子敏感的直觉吧,从第一眼看见那个蓝衣少年的时候,她就隐约察觉了对方和言丞相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

    “小姐,你没事吧?”愣了半晌的小丫鬟走上前来,担忧地问。

    木菖蒲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看了一眼渐渐消失的天青色身影,低低地开口,“小念,言丞相……他喜欢男子!”

    而且,这件事情,就连苜尧都清楚,甚至于哪怕对方是男子苜尧都已经认同了他。

    小念眸子微瞠,“啊”了一声,“言丞相喜欢男子啊?”刚才她站的比较远,并没有听见苜尧的话。

    木菖蒲紧闭着唇,没有说话,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衣衫,神色复杂。

    这么多年,她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男子,对方竟然喜欢男子?!

    小念睁着眼睛盯着面前的女子半晌,才缓缓开口,“小姐,其实,言丞相喜欢男子也没什么。”

    她颇为温吞的话语一出,木菖蒲瞬间瞠目结舌地看着她。

    小念大概从来没有见过木菖蒲这幅表情,愣了一下,又继续慢慢地分析开口,“小姐,你看哈,言丞相是男子,还是当朝丞相,就算是真的喜欢男子也不可能说就和他在一起,迟早还是要娶妻生子的!”

    毕竟,传宗接代还是很重要的。

    见木菖蒲没有说话,小念又安慰地开口,“小姐,你应该庆幸言丞相喜欢的是男子,不然你才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木菖蒲顿在原地愣了许久,脸上的神色才渐渐恢复如常,看了一眼他们离去的方向,对着小念缓缓道:“回去吧!”

    说完便转身离开。

    小念也跟上了木菖蒲的步伐,睁着眼睛问,“小姐,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她自幼便在小姐身边,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姐对除了关主之外的男子这么上心,喜欢男子怎么了,那个男子又不能为了言丞相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言丞相迟早还是需要娶妻的。

    “……嗯嗯!”木菖蒲神色有些别扭,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含糊其辞地应了两个字。

    言络并没有回城楼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驿站。

    驿站离城楼并不是很远,而且,驿站环境清幽安静,用来休息还是极为不错。

    动作轻柔地将风清持放在了床上,扯过被子搭在她的身上。

    然后就是站在床前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明明只是半个月不见,他却能明显地看出,她瘦了!

    清透的眸子阖上,眼睑下面有一层淡淡的青影,脸色苍白而又疲惫。

    此刻,她躺在床上,倒是睡得极为安稳。

    看着风清持如小猫一般安静的睡颜,听着她清浅均匀的呼吸声,言络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在一瞬间平静了不少。

    就连这些天的烦闷都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勾唇笑了笑。

    对他来说,她是万能的解药。

    治一切失落,疲惫,烦躁……

    弯腰为风清持掖好被角,修长的指不经意掠过对方白皙精致的脸颊,言络微微一顿,身体有些许僵硬,那双绝美的流目,也在一瞬间更加幽深复杂了。

    素来微微挑起的眼尾,都不自觉地下垂了几分,神色黯然。

    指背轻移,落在了风清持的眼眸上,摩挲了片刻,然后手一转,指腹在她的脸上来回摩擦,从眼眸,到鼻子,再到唇瓣。

    大概是真的太累了,素来浅眠的风清持没有任何要醒过来的动作,依旧是沉沉地睡着。

    言络在床边静静地站着,看着风清持许久,整个人都快站成一尊雕塑了,一双眸子似乎长在了她的身上,眼睛一眨不眨,近乎贪婪地看着对方的容颜,恨不得将这些时日没看见的都补回来。

    悄悄地补回来!

    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微微俯身,削薄的唇印在了风清持的唇瓣之上,简单地贴着,如蜻蜓点水一般,浅尝辄止,怕自己吵醒了风清持,言络很快就离开了她的唇。

    然后,又在房间里面站了片刻,才缓缓离开。

    房间外面的庭院中,尹子希一身藏蓝色的锦衣,神色淡然地站在光秃秃的树下。

    言络将房门轻声带上,刚走出两步路就看见了尹子希。

    尹子希也看着他,向他走了两步,眼眸一抬,眉梢微挑,“你和清持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句询问的话,也是清清冽冽,淡如冰泉。

    言络看了尹子希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怎么来了?”

    “现在是我在问你。”尹子希并不是容易被旁人忽悠带偏的人,语气已经微凉了几分。言络和清持之间的事情,清持并没有告诉自己,但是,与她同行了这么久,不难看出,她有心事,而且还是和言络相关。

    “我可以不回答。”言络没有任何情绪地冷冷回答。

    尹子希脸上倒也没有丝毫恼意,只是指着那个紧闭的房门,声音如染了冰雪的凉意一般,没有怒意,只有薄凉,“言络,清持从焱凤快马加鞭赶来,不是为了看你和别的女子在一起并肩游玩,也不是为了听着别人议论你和其他女子的关系!”

    言络面色微微一顿,眼眸半垂,没有说话。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看着尹子希,言络的语气冷硬了几分。

    尹子希半眯着眼睛,幽幽凉凉地看了一眼言络,“言络,如果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清持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言络却低低地笑了,眸子轻蔑地看着尹子希,“尹子希,你是以什么身份同我说这句话?!”随即语气薄凉地添了一句,“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们谁都插不了手!”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但是,却已经陷入了死结!

    谁都解不开。

    哪怕是他们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而且,我和她之间,已经结束了!”最后三个字,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说完之后,在尹子希看不见的地方,言络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也就恍惚苍然了几分。

    他已经……没有勇气继续这一段感情了,他怕最后,清持会彻底崩溃,更怕她到时候想不开。

    他好不容易换来的人,无论如何,也希望对方安稳地活下去!

    尹子希向来没有多少表情的俊脸浮上了一丝怒意,“言络,你……”只堪堪吐出三个字,在看见站在长廊之下的那道蓝色身影,尹子希到了唇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言络似乎是有感应一般,回头便看见了站在门前的风清持。

    风清持看着言络,精致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启唇,道:“谈谈吧!”

    言络心中莫名一紧,就连嗓子都紧了紧,一双眸子晦暗不明。最后那句话,她听见了吧,应该……听见了吧!

    “好。”对着风清持点了点头。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时九的小说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最新章节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全文阅读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5200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时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