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地煞七十二变 http://www.sjlndx.com/268/26840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近日,这平冶县风起一道传闻,说是左近的山道闹起了妖怪。

    这妖怪颇似人形,但却长手长脚,身高丈余,浑身披着刀剑难伤的长毛,能生撕虎豹,力逐奔马。

    那长毛妖怪生性残忍,惯爱捉食路人。一旦被其抓住,若是运气不好正值它饥饿,当场便会被捉住双腿,高举过顶,一点点自下阴处慢慢撕开,那长毛妖怪便张嘴大口吞食漏出来的血液五脏若是遇到它不饿的时候,就会被它串起来,带回巢穴作储备粮。

    你问怎么个串法?

    嘿,见过河边的渔家怎么收整活鱼么?拿稻草束或者嫩树枝穿过鱼鳃再打个结,再闹腾的鱼都得服服帖帖,提回家往放回水里,还保管鲜活哩。

    也不晓得是哪个洪福齐天的,不仅把这妖怪吃人的西洋景看了个周全,还能逃脱升天,活灵活现把事儿给讲出来。

    不论如何,这事儿算是传开了,十里八乡也没人不晓得,那山道本身也只是一条偏僻小路,平日过路的也只有樵夫猎户盐贩子之类,这传闻一出,就更没人愿意走了。

    但傅九郎却是不信这个邪的,身为平冶左近有名头的游侠儿,地面上哪个朋友不晓得,他性子犟胆子大。

    刀剑难伤?问过腰间这口百练的宝刀没?

    ………………

    “呱呱。”

    几只乌鸦在脑袋上盘桓几圈,落在了对面的树杈上,几对黑米粒样的眸子盯着他不放。傅九郎晓得,这是要等他死了烂了生蛆了好下口勒。

    “滚开些,老子还没死了!”

    他很想吼这么一句,奈何一根手腕粗细的棍子,穿过了他的双颊,卡住了牙关,堵住了言语,顺道搁在树杈子上,把他吊在了半空中。

    最开始的剧疼已经过去,现在只有异物与疼痛的刺激下,涎水混着血水顺着胡须直淌。苍蝇落在脸颊的伤口上嗡嗡叫唤,他被缚住的双手却只能死死抓住滑溜的棍身,生怕自重把伤口撕开,甚至于扯掉下巴。

    至于他那引以为傲的百炼宝刀喏,树根下,明晃晃碎成几片的便是了。

    此时,忽而响起一阵哗哗声。

    傅九郎转不开脑袋,只在眼角的余光里,瞧得一从矮树像野草般分开,里面趟出一个腰围兽皮的长毛巨人,手中提着一个不住挣扎的干瘦老头。

    那巨人发出几声浑浊嘶吼,挥手赶开了傅九郎身旁乌鸦,像是屠夫驱赶案板上的苍蝇。

    而后,从树杈子上取下木棍,手指掐住老头下巴,挤开牙关,拿木棍子削尖的那头往脸颊上一钻,便如串鱼一般把个大活人给串了起来。

    老头疼得翻白眼,可怜木棍堵住了口舌,只在喉咙里挤出几声嚯嚯的游丝一样的呻吟。

    “活该,要不是你这老梆子,爷会落得这地步?”

    傅九郎又喜又恨,挣扎着踹了老汉几脚,那老汉正疼得打摆子,也顾不得他。

    ……………………

    这长毛巨人身高腿长,步子迈得又大又急,傅九郎被挑在木棍上,只觉得眼前景致飞掠而过,没回过神,就被带进了一个洞窟,脸颊上伤口被扯动,连人带杆子就被挂在了石壁上,那长毛巨人也出洞口,不知做什么去了。

    他这才有空打量周遭。

    这洞窟也没什么特别,只不过角落里有一座锈斑斑的大鼎,鼎旁堆积着许多白骨,兽人都有。看得傅九郎心中一片冰凉。

    “难道我傅九郎大好男儿竟死于妖怪口腹之中?”

    可怜他年少无状,还没成家立业,一时间悲从中来,瞧着同一竿子挑着的另一位“咸鱼”,就愈加刺眼。

    “都赖这老倌儿……”

    他挣扎又想再踹上几脚,可眼珠子一转,却蓦然放大了瞳孔。

    此时,洞外日头西斜,山雨大作,细密的雨滴在洞口织成帘幕。忽而,一人掀开雨帘落拓拓跨入洞中。

    来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腰间悬着一柄无穗的长剑。

    刚进来,他便解下了斗笠,却是个短发的道人。

    这道人拍下斗笠上的雨水,将其搁在一边,这才抬头发现了石壁挂着的两人,洒然一笑:

    “两位朋友倒是别有兴致。”

    屁个兴致!

    傅九郎挂在石壁上直翻白眼,却也难掩心中激动,这不,连脸颊上翻卷开得皮肉似乎都更鲜红了几分。

    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喉咙间“呜呜”发出些哀鸣,提醒道人赶紧把他放下来。

    可忽的,光线一暗。

    洞口处堵上了一个庞然大物。

    “完了。”

    傅九郎心如死灰。

    …………………………

    从雾谷中逃出,道士与大胡子便决意走一趟平冶城。

    当时,救出的妇人自称是平冶人士,晓得有一条近道直通平冶,只是坊间传言那条小道近来正闹邪祟,道上并不太平,所以妇人言语间颇为踟蹰。

    但道士与大胡子都不是把乡野怪谈放在眼中的人。道上有妖怪?岂不正好遮掩行踪。只是没曾想,日暮将雨,距那平冶县还有老长一段路程。

    无法子,雨夜在山道间行走,实在过于危险,好在那妇人又提到,附近有一座猎户留下的草庐。道士便让几人稍歇,自个儿前去探路寻找。结果草庐没见着,倒是闯进了长毛人的洞窟。

    早在傅九郎眼中惊喜转为惊恐之前,道士已察觉身后的异动。

    他猛地低身下伏,一道劲风就自飘起的蓑衣上扫过,带着蓑衣间扬起积水飞溅出去,砸在石壁上,化作散碎晶莹。

    道士撑在地上的手腕一转,已然灵巧转过身来。眼中所见,是个长毛怪人,身形庞大几乎堵塞住了洞口。

    心思急转间,长剑已然出鞘,斩在了长毛怪人身上。

    然而,一剑下去,却好似砍在了上好的链甲上,锋利的剑刃只割下几缕毛发,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

    长毛巨人咆哮一声,高举着石磨大的双拳,兜头砸下。

    “砰隆!”

    飞石四射,尘埃扬起。

    道人却早已抽身而退,半空中,施施然用剑身拨开几颗飞溅的石子。

    这长毛人显然也有几分粗浅的灵智,一击不中,面上尽是羞怒,当即手脚并用追了上来。

    道士不进反退,持剑迎上,只是忽的解下蓑衣,一把仍在长毛人的脸上。

    待那长毛人气急败坏扯下脸上蓑衣,眼前哪儿还有道士踪影。正要扭头寻找,腿弯突然传来一阵巨疼,猝不及防,跪倒在地。

    却是道士趁机绕到它背后,把长剑当做凿子,给他腿窝子狠狠来了一击,冷不丁让他摔了个灰头土脸。

    他愤怒地爬起来,要给那狡猾的道士一个好看,可一抬头……

    一截雪亮剑尖在眼中无限放大。

    道士轻巧一跃,躲过长毛人垂死的一拳。他围着巨人倒下的尸体转了几圈,确认它真是死透了,这才上前,提起长毛人的脑袋,握住留在眼眶外的剑柄。

    “噗嗤。”

    红白交杂的浆体喷涌而出,顺道带出一颗破烂的眼珠。

    道士在长毛人的毛发上,擦拭掉剑上的血污。

    眼前这一幕,对棍子上挂着的两人当真是峰回路转,他们呜呜怪叫挣扎,想让那道士赶紧放他们下来,可那道人反倒冲他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长毛人的尸体拖拽到一旁,自己像壁虎一般攀附在洞口上方。

    傅九郎不明所以,可不多时,那雨帘里闯进几只羊,后面跟着又进来个长毛巨人,这长毛人比之前那个要生得矮小些,但进入洞窟时,仍得勾着腰。

    现在,傅九郎哪里还不晓得道士的打算。他瞪大了眼睛,就见得道袍鼓涨,那道人如一头大蝙蝠无声落下。

    剑尖映着冷光,对准了长毛人暴露出的脖颈。

    先前检查了一番长毛人的尸体,李长安就发现,这长毛人毛发虽坚韧难伤,但皮肉却是普通货色。这居高临下的一剑,立刻贯了个通透。

    “咔嚓。”

    是剑尖刺穿了颈骨。

    长毛人惨叫着伸手来抓,道士却抓住它顶上一缕长毛,机警地从它肩头跳下。

    而后,就如荡秋千一样,道士围着它脖子转上一周,手中剑刃也随之在脖颈上走了一圈。但见脖颈间血液喷涌,这长毛人硕大的头颅竟就这么被李长安“旋”了下来。

    道士从无头尸肩上轻巧跃下,这才上前斩开木棍,救下两个倒霉蛋,打量起这洞窟。这洞中应该时常收整,不似寻常野兽妖魔洞中那般恶臭脏乱,最里边用枯草树枝铺着张床,旧鼎旁一面平整的石头上,还摆着两只粗陋的大石碗。

    看得出,这长毛巨人不仅外貌像人,生活习性也颇为似人,若不是以人为食,李长安也不会取了他们性命。

    不过留下的这洞窟倒是不错,正适合避雨过夜。于是道士客气地嘱咐了那两人几句,便寻回了蓑衣,戴上斗笠,重新迈入傍晚的山雨中。

    ……………………

    “就在这儿了。”

    天色愈晚,雨势愈大。

    终究赶在日暮前,李长安领着大胡子并那母子回到洞穴,而洞外,大雨已如天河倒悬。

    “呼。”道士长舒一口气,把身上雨具取下来晾在一边。“险些回不来。”

    “两位朋友,不介意再多上几人吧……”

    他大声招呼一句,往里边走了几步,却是愣住了。

    倒不是横生了什么变故,而是那两人正厮打着滚做一团,亏得被长毛人一顿折腾,没什么力气,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浑身沾满泥土,看来颇为滑稽罢了。

    道士哭笑不得,把两人分开。

    “两位朋友,这又是为何?”

    “道长不知,若不是这老倌……”

    那年轻人性子急,顾不得两颊漏风,张嘴就说了一大堆话。老汉是个口讷的,半响插不上一句,干脆从怀里掏出些碎草料喂羊去了。不过这一面之言听下来,李长安也大概明白二人的恩怨情仇了。

    这少年郎是附近豪族子弟,傅姓家中行九,唤作傅九郎。而这老汉,就是一过路的羊贩子。两人本也没什么瓜葛,不过是道左相逢,偏生傅九郎瞧中了老汉的羊。

    “道长您给评评理,我也不曾亏欠于他,出个价格比市面上还高上一成。嘿,这老倌儿居然不卖!”

    “这羊有人订下了。”老头嘟囔了一句。

    “我这人性子倔,他不卖我就偏要买,我就出到了两倍的价钱……”

    两倍?李长安瞧了瞧老头的羊,看得还算肥实,不过呆头呆脑地,听着吆喝就走,没听着吆喝就一动不动,从开始到现在就没听到一声叫唤,莫不是遭了瘟?

    “没成想,这老头还是不卖,我还就跟他犟上了,于是乎……”

    于是乎,老头被他纠缠得辛苦,便钻进了这条小道,想拿长人的传说吓退傅九郎,却没想傅九郎也是头倔驴,竟是不管不顾跟着撞了进来,结果两人连人带羊一并撞进了长人的手里。

    “老倌儿,我就问你一句……”那傅九郎冲着道士嘿笑了几声,又转头叉腰问道,“三倍的价钱,你卖我一只。”

    老汉白眼一翻,不搭理他。

    “嘿!你这……”

    傅九郎勃然变色,李长安赶紧把他摁住。

    “羊是人家的,老丈不卖,你还能抢?”

    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道士又扭头对老汉说道:

    “老丈,看在三倍钱银的份儿上,你这羊就卖予他一只吧,免得这倔小子纠缠不休。”

    岂料,这老头却气鼓鼓说到:

    “只许这后生性子倔,就不许老汉性子倔,他偏要买,我就偏不卖!”

    说罢,老汉把毡帽往眼皮上一口,抱着手侧过身去竟是不搭理人了。

    道士莞尔,这两人倒是倔驴撞上强项。嘱咐了两句莫再动手,就由得他们自个儿去纠缠了。

    ……………………

    次日,天光大亮。

    昨夜浩大的雨势在四更天就已停歇,早间起来极目远望,但见林间璀璨,碧空如洗。

    道士活动了一番关节,发现那老丈与他的羊都不见了踪影。

    “今儿天还没亮透,那老倌儿就赶着羊偷偷给跑了。”傅九郎凑过来打了个报告。

    兴许是被这少年郎纠缠得难受吧。

    昨夜,因得了李长安的嘱咐,这两人倒也没再动手,只不过磨了大半夜的嘴皮子,哪曾想这老汉竟会不告而别。

    道士只笑着摇摇头,他不在意老汉的无礼,也不怕泄露消息,毕竟此番进城八成也会暴露,大胡子一开始的打算,就是快去快回,取得金针后,趁白莲教还没得到消息,就立刻出城继续钻山林子。

    所以,道士只是打趣:

    “你这羊终究是买不到了。”

    “那可不一定。”

    傅九郎嘿然一笑,从一块大石头后面牵出一头羊来。

    “你偷了那老汉的羊?”道士蹙起眉头。

    “不不不。”傅九郎赶紧摇头,“我岂是那般下作之人?”

    “是这羊自个儿躲起来的,那老汉心虚,走得匆忙没顾上。”

    自己躲起来?这羊呆头呆脑的……

    咦?

    李长安愕然发现,这头羊虽仍然不曾叫唤,但却不像昨日那般呆若木石,那眼睛里反而透着灵动……

    不对!

    道士眉头一蹙,昨日天色昏沉,他也没仔细打量,今儿一看,这羊的瞳孔怎么是圆的?

    正疑惑时,那羊忽的有了个奇怪的举动。

    它后腿弯曲跪倒,前蹄平举在头侧,前半截身子抬起又伏下,如实再三。

    这羊……居然在跪拜?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祭酒的小说地煞七十二变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地煞七十二变最新章节地煞七十二变全文阅读地煞七十二变5200地煞七十二变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祭酒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