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

本章节来自于 域外天魔搞事日记 http://www.sjlndx.com/221/22153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苏流玉表示出对平朝颜突如其来的羡慕之意,不由得让秦渊紧张了起来,毕竟平朝颜也算是个评价非常复杂的人物。

    美道姑羡慕平朝颜,但又羡慕哪一点呢?高贵的出身?苏流玉也算世家千金了,更何况还有煌洲与艾斯卡姆之分,人类与吸血鬼之别,以灵武六陆煌洲修士的高傲,她总不至于羡慕平朝颜的背景吧?

    那么除此之外,平朝颜拥有的一切中还有哪些比较少有的,值得别人艳羡一下的部分?

    秦渊眉头一皱,发现问题一点都不简单。

    要说平朝颜最大的特征,必然在于敢推敢倒到处送福利的神妓作风了。

    难道……苏流玉居然会……

    秦渊倒吸一口凉气。

    不敢相信,也难以想象。

    要知道,世上固然有风流的女人,但也正如好色的男人一样,大家追求的都只是享受,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一点女性独有的攀比习惯。也正因此,她们可能对帅哥随便,也可能对有钱人随便,还可能对外国人随便,对健壮之人随便也是有的,所有凡此种种世上皆有之辈,很容易受到严厉的道德批判。

    当然,不是说平朝颜受到的道德批判会少,只是像她一样来者不拒顺便还进行一些审判活动的圣女流,与上述女子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即使伤风败俗得令人发指,但她的武力和“睡服”能力也能摆平很多不利的情况。

    难道苏流玉忽发奇想要往平朝颜的方向发展一下?

    秦渊头皮发麻,平朝颜之所以活得放肆,原因在于她只是个马甲,假如苏流玉真的思想出了问题,秦渊可得好好劝说一下,至少送个活傀儡让她排除风险。

    “你羡慕她哪点?”秦渊试探地问。

    “你说呢?”苏流玉回望秦渊,诡异地笑了一下。

    秦渊心里咯噔了一下。

    “嗯……其实她……”

    正在秦渊绞尽脑汁想办法解释的时候,苏流玉却又接着说道:“你可知道,在两千年前的晋朝,煌洲外域客旅众多,民风也颇为开放,当时的凡间,有很多道观,用处可疑。”

    “你的意思是……”秦渊当然知道苏流玉所说的是什么。宗教作为书面上神圣却成天做自打脸行径的存在,无论在现世还是灵武六陆,乱象都可称众多,尼姑庵和女道观变成“爱情旅馆”和“妓院”别称之流的情况,在风气**的朝代都是见怪不怪的,女道士与娼妓变成同义词,也包括在其中。除此之外,还有皇家公主出家入道,自由自在地进行玩耍的事例在。

    正如现世古代占据统治地位的士大夫、文人群体所做的一样,煌洲的儒修也非常喜欢光顾名为“道观”的高级会所,和女冠探讨一些风花雪月,然后进行**裸的、针锋相对的道理辩论。但既然是统治阶级的爱好,肯定是雅的,儒修又都能写点好文章,于是他们在文字中把女道观称为仙境,把女冠称为仙女,整个气氛都变得不食人间烟火了。

    而且,灵武六陆自有国情在此,不能与现世等同,除了女道观成为女权先锋,和现世女权主义组织一样拉皮条,作为统治阶级的女修强者,居然偶尔也有想放松一下,玩点情调,享受一下坐而论道的快感的,跑下凡当女冠,也是正常操作。

    你问秦渊支持不支持,秦渊肯定是尊重苏流玉选择的,可关键是苏流玉除了撩夜落衣之外都算不上风流的人,突然变了性子,秦渊怎么不害怕?

    秦渊整个人都死机了,在原地进行无意义的思考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苏流玉,是不是让他的平朝颜带坏了?

    本人,自责。

    “我也想开个种满花草的道观,隐居进去,永远不出来。”苏流玉说。

    “然后呢?”秦渊问。

    “你说呢?”苏流玉意味深长地看着秦渊笑了一下。

    “让一众心思难测之辈进出,我可没法接受,万一出了意外,真是想都不敢想。”秦渊喃喃地说。

    “那道观的门只对你开好不好?”苏流玉的笑眉有一段柔和的弯。

    “……跟我走吧?”犹豫了一会儿,秦渊又说道。

    既然苏流玉已经有了接纳他的意思,把她带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才不要。”苏流玉摇头。

    “为什么啊?”秦渊哭丧着脸问。

    “因为我更想一个人,自由自在,和别人绑在一起,简直受不了。再说了,你不是已经找了三个小妹妹了么?我一个大姐姐和她们混在一起,有够尴尬的。”

    “我也想一个人。”秦渊用很低的声音说。

    不想苏流玉耳朵极尖,轻易听了进去,紧接着问道:“所以呢?为什么到头来还是和凡人一样,和她人皆为眷属?”

    “芳心难以辜负,我不想再看她们受折磨了。再说,我自认为可以照顾她们。”秦渊说。

    “对于你我而言,比起夫妻,还是情人更适合吧?”苏流玉说。

    “这句话,也有别的人对我说过。”秦渊说。

    “可你做不到?”苏流玉问。

    “没错,做不到。”秦渊点了点头,“原因和之前的一样。”

    苏流玉意味深长地笑了:“我倒有点好奇了。”

    “好奇什么?”

    “究竟是谁,在之前和你说过相似的话。”

    “当然是,一个情人。”

    说完,秦渊往旁边靠了过去,然后一把将苏流玉抱进了怀里,接着站了起来。

    “卧房在哪里?”秦渊轻声问。

    苏流玉的卧房在哪里,他当然是知道的,但他还得问。

    毕竟,他得用一种委婉的方式,先征求许可。

    苏流玉没有回话,只是伸出手,指了指宫殿的方向。

    接下来,再也无须言语了。

    早在告别同行三人之前,秦渊已经找了个今夜要和专业人士研究截教法门的幌子,今夜,无人会打扰他们。

    ……

    在血城的日子不算短,但在秦渊眼里也不能说长,毕竟他太忙了,不仅要和苏流玉交流感情以及截灭最后两截气运的事宜,还得兼顾星漪、林零、离裳三人的身心需求,除此之外,纳迦许和平朝颜的邀请他也不敢轻忽。

    与此同时,秦渊也决定了下一站的去处,他打算在十神大战之前,再拜访一遍和他有雨露之久的姐姐们,预先安排好对接下来战乱的应对方式。 (天津小说网http://www.sjlndx.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帷间客的小说域外天魔搞事日记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域外天魔搞事日记最新章节域外天魔搞事日记全文阅读域外天魔搞事日记5200域外天魔搞事日记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帷间客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天津小说网